在深夜的冻库扛过猪肉,必须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香格里拉黑导游2019-06-18 15:12:55

第一年开始做松茸的时候,我还没有结婚。如今,我的娃都两岁多了。

4年的时间,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卖卖松茸,没有办法把我的娃变成一个富二代。这也意味着,他老爹,也混得不咋样。

但还是要坚持卖松茸。每年这两个月的松茸季,总会带给我很不一样的经历,以及回忆。

其实,所有创业者的经历都是差不多的,只是最后的结果不一样而已。总的来说,大概有10%的人会成功,50%的人会在失败中放弃,剩下的人,就在坚持和放弃之间徘徊,半死不活。

但至少有一点我能肯定,不管成功还是失败,这中间的经历,总有一段,让你回忆起来的时候,觉得物有所值。


2011年下半年,我在香格里拉混迹已久,最终到了一穷二白混不下去的时候。还有一群小伙伴,当时都住在一个破败的大院子里面。

大家那时经济窘迫到什么程度呢?

当时我认的一个妹妹叫小孟,山东大妞,心直口快热心肠。有一天她突然很想吃巧克力,但是有限的生活费不允许她这样奢侈一把。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她跑到了超市,在一个隐蔽的货架旁边,拿了两块巧克力,然后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再战战兢兢地走出来。

她在给我讲这事的时候,满脸的羞涩。我却听得想哭。

人所有的愤怒,基本都源自于没有钱;所有的励志,基本上目标都是赚钱;所有的幸福,基本上状态都是有钱。这话一点都没错。

没过多长时间,我厚着脸皮央了之前在重庆的单位,重新收留我回去上班。


2013年7月,上班之余,我和一个小伙伴一起,开始倒腾新鲜松茸生意。

那真是倒腾。对于做生意一窍不通啊。对松茸的了解也不多,连怎么分级,多少厘米的松茸是什么规格,什么价格,一概不知道。那好,直接做统货,好的坏的都一锅端。

想得也很简单,咱不是在香格里拉有村里的朋友嘛,收点他们的货,到重庆来包装下一卖,这中间不都是钱嘛。

我们想得太多了,这中间有JB个钱,都是泪。

当时穷啊,一切都想自己干,自己来,节约一切可以节约的开支。

我的合作伙伴比我好一点,至少还有一辆车,但也和我一样傻。我们想,哎哟妈呀,松茸啊,那么包装的时候,盒子下面,如果垫一些松针,是不是逼格更高?

我们觉得逼格高的后果,就是在重庆40度的酷暑下,下午跑到铁山坪,带着菜刀和扫把,摸进各种松树林里去搞松针。累得半死,热得像条狗,之后还高高兴兴的拉一麻袋松针回仓库去。

顺便说一句,当时为了省钱,我们借了一个朋友的仓库,地点是在歌乐山中梁镇边上,一个食品加工厂里面。

都是山高水长,路途遥遥。


每一次,我们从机场接了货,就风风火火地冲到歌乐山的仓库那里,大概都是凌晨12点多的样子。

我,他,还有他的媳妇,我的媳妇,就在仓库外面的空地上,点几盘蚊香,开始分货,装货。那绝壁是考验人意志的时候,几个小时下来,人人都腰酸背疼。

我能说,我媳妇都累得怀孕了吗?

这还不算什么。有一天深夜,所有的松茸都分装好了,在第二天要送到快递去那里之前,就必须得送到冻库去放几个小时。

冻库也是借给我们仓库这个朋友的。他的食品生意做得不错,然而冻库里面冻的都是成袋成袋的猪肉,大袋装,至少50斤一袋。

这天晚上,他忘记给我们的松茸留出冻库的空间了。我和我的小伙伴推开冻库大门,借着里面无比昏黄的灯光一看,差点晕了过去——里面整整齐齐地搁满了猪肉袋子。

现在,无数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都笑容满面,还得啧啧嘴,表示这是一段永生难忘的经历。

不过当时,是真的想哭啊。要想松茸不坏掉,强行杀进冻库去和猪肉们争抢位置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给猪肉们挪位置,因为,毕竟每一堆猪肉的上层,其实还有空间的。

于是,在零下10度的冻库里,我俩穿着短裤短袖,踩在猪肉袋子浸出来的满地血水里,哆哆嗦嗦,使尽了全身力气,抓起一袋又一袋沉重的猪肉,高喊着“一、二、三”,把它们抛向远方……。

我现在看到所谓“诗和远方”的字眼,都还忍不住哆嗦。

好不容易腾出了一些空间,我们拉了几个木架子放在地上,为的是把松茸盒子与满地的血水隔离起来。(那一年买了我们松茸的客户请见谅啊,如果当时你真的在接到货的时候就闻到了肉香或者腥味,那绝对不是松茸自带的)

之后就是反复在冻库和30多度的酷暑之间出入,出入,出入。抱着松茸盒子,一趟一趟地移动。

等一切终于搞完,人也差不多累瘫了。


故事讲到这里,应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比如,我们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终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的松茸,卖得火爆到不得了。

然而并没有。

如今的我们,或许只是比开始的时候好了很多。有了专门的明亮清洁的冻库,有了专门的分拣包装人员,甚至也有了专门负责接货送货的司机同志。但是离成功,还差了十万八千里。特别是去年,每一次进过来的货,损耗至少达到30%。断的,尺寸达不到的,大开花的……,各种,赔钱货。

心疼啊,心子把把都在疼。所有的损耗不能卖出去,就只有喊朋友们到仓库来拿,后来,朋友们家里的冰箱都塞满了,甚至于打电话都不接了……

但是,至少送到每一位客户手中的松茸,都是经得起挑拣的。


我曾经和很多都在创业的朋友们聊过,大家对于创业这个事情,都满怀激情,都有过其难忘的经历。

这是一种回忆。对于自己曾经努力过的一种肯定。

不管成功与否,至少我们赚了一笔财富——经历。

本来我很想给这篇文章起一个很狗血的名字——《不曾在深夜的冻库里甩过猪肉,你就不曾看清过这个世界》。

麻痹实在是太狗血了,我自己都受不了。这不是在香格里拉这种蓝天白云下酝酿出来的心灵鸡汤。

还是再引用下这段励志的话吧:

人所有的愤怒,基本都源自于没有钱;所有的励志,基本上目标都是赚钱;所有的幸福,基本上状态都是有钱。

与同志们共勉。

纳格拉2016年度新鲜松茸,7月11日首批发货。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进入纳格拉新鲜松茸订购页面,欢迎下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