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比人强,怒怼马云的宗庆后也开始转变!

私家视角2018-12-05 15:40:45

商人重利轻别离,商人也重实际轻意气。

在国内,浙商以其数量和影响力被誉为“天下第一商帮”,仅在中国民企500强榜单里,浙商就独占了五分之一多,如吉利李书福、阿里马云、娃哈哈宗庆后、农夫山泉钟睒睒等都是广为人知的浙江企业家。

而作为老一代浙商领袖宗庆后和新一代浙商领头羊马云的隔空论战,也引发了广泛关注。

这场论战持续了两年,分三个阶段,后来被称为传统经济和互联网经济(或称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争。

.

1)

2016年10月,“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将改变世界……”,马云正式推出“五新理论”,其中新零售概念迅速席卷了媒体和零售领域。

因为企业同在杭州,电商也正被大力扶持,所以平时员工就常劝宗庆后“采访和出去演讲不要提电商,更不许讲马云。”,但在2016年12月28日的央视财经论坛上,显得有些激动的宗庆后公开怒怼马云:“他提出的‘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除了新技术外,其他都是胡说八道!(马云)本身不是(从事)实体经济的,(能)制造什么东西。”、“虚拟经济把实体经济搞得乱七八糟”、“炒概念太多,把实体企业搞晕了”。

对于宗庆后的公开指责,马云没有直接回应,但其后不久,马云在谈到实体和虚拟经济之争时说到:“不是技术让你淘汰,是落后思想让你淘汰,是不愿意学习、自以为是让你淘汰……不是中国的实体经济不行了,而是你的实体经济不行了。”

这被外界解读为双方的隔空交火。

.

2)

2017年3月3日,人设为“永远的电商反对派”的宗庆后在接受采访时再怼互联网经济,“花一块钱把你的产品买来,贴八毛钱卖出去,把这个市场全部占领以后再抬价,这就对实体经济就有冲击了。”,他认为,很多电商搞促销、花钱买流量,把实体经济的价格体系搞乱了。

然后,宗庆后又说到:“但是,互联网对实体经济也是有帮助的,比如管理方面……设备方面……”。

实际上,后电商时代,新零售风云突起,电商买流量和电商搞乱价格体系的说法一样,已经不是主流了。

由此,宗庆后的态度和立场发生转变。


.

3)

2017年6月25日,娃哈哈加入新零售浪潮下的无人便利店风口,和获得阿里大力扶持的人工智能企业深兰科技签订“3年10万台,10年百万台”的无人商店协议,宗庆后表示,在线下铺设自动售货机是娃哈哈去年(2016)就有的计划。

5个月后,在11月18日的娃哈哈30周年庆典上,娃哈哈宣布与蚂蚁金服达成联合营销合作。

数据和事实不容说谎,在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宗庆后以630亿的资产登顶首富。48岁的马云排名第11位,身价是214.2亿(小插曲--2012年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峰会上,主持人董卿把话筒递给了马云,请他代表老一辈浙商发言。马云谦让:“宗总是我们老大,请他代表我们发言比较合适。”然后马云把话筒递给了宗庆后,宗也理所当然的接了过来);而到了2016年,马云以1899.4亿排名第二位,前首富宗庆后身价495.8亿,10年来首次跌出前十。

精明的商人不会和利润过不去,相比无谓的言语争高低,实实在在的提升业绩更重要的多,毕竟,企业能够持续的发展才是根本,娃哈哈每年几百亿的饮料产品还是要进阿里的新零售卖场的。

.

尽管早在2017年初的时候,宗庆后就曾表态:我和马云又没什么矛盾的。但以性格执拗著名的宗庆后在激烈而高调的批评之后,又能够迅速扭转商业决策,向现实作出妥协,不得不让人感叹时代和趋势的力量,也不由让人佩服这个已经74岁企业家的与时俱进能力。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相比宗庆后干净利索的转变,大润发集团董事长兼飞牛网CEO黄明端却是“赢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失去了转变的机会。黄明端曾一度希望行业的老大老二来骂他:“他骂我就有动力,我们天天找他们来骂,但他们就是不骂,我们心里蛮挫折的”,在强者恒强的线上市场,落后一步就是一输再输。

2009年中粮收购蒙牛,说不参与蒙牛经营,给了蒙牛3年时间来适应交接,而如今阿里收购大润发,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董事会的6人换遍,黄明端也已正式离职。互联网企业的运作是高效的,容不下一点点市场上的延误,因为竞争对手不会等你喘一口气,也许显得残酷,但这正是互联网企业能够适应时代并取得胜利的原因。张瑞敏曾说过:“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我们所能做的,就唯有尽可能的跟上时代的脚步,不然“当时代抛弃我们的时候,连声再见都不会说”。


.

宗庆后是幸运的,娃哈哈的市场能力还是很强的,他还有机会转变思想,带领娃哈哈完成转身。

74岁怎么了,褚时健就是在74岁选择再度创业的。宗庆后也说过,“如果不让我干活,我可能很快就会死的”,“干到干不动的那一天,现在人的寿命长了,70岁还是壮年,我还能再干个二十年”

但宗庆后要想完成转变,还有两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一是组织的改造,队伍年轻化的构建,宗庆后在娃哈哈内部说一不二的权威既是优势也是障碍,这个外人不必多说;二是营销上的创新,这也是娃哈哈和阿里达成联合营销的目的之一。

宗庆后公开承认,“现在,我们这些老江湖,都不知道怎么做广告了。”

.

1993年,宗庆后创办了让他引以为豪的“联销体”:用利益捆绑经销商,制定严格的价格体系,必须“款到发货”;每年年底,娃哈哈的一级经销商还必须缴纳第二年预测销售额的10%作为保证金。一举解决了货款拖欠的问题并规范了渠道。靠联销体娃哈哈成就了多年的辉煌,后来还被美国哈佛商学院作为渠道创新的案例引用。

但现在来看,以前的创新似乎是已经落后了,特别是来自同是浙商兼同行农夫山泉钟睒睒的对比之下,娃哈哈因为业绩下滑、产品老化不友好,一直被业内诟病,而农夫山泉凭借其独特的营销策略赢得一片叫好。老方认为,其原因一是娃娃哈代表的“营养饮料”跟不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如过去人们买猪肉都要肥膘,现在肥膘便宜却难卖一样,随着经济发展,消费者已经在担忧营养过剩、变肥了;一是品牌老化,营销和广告跟不上市场变化。

而同是饮料界翘楚的农夫山泉在营销上的玩法就时尚有力的多,凭借从“农夫山泉有点甜”到“大自然的搬运工”等经典营销手段,以行业创新和敏锐的市场观察力,让农夫山泉成为了饮用水行业的老大。

实际上饮料行业已经进入一个主要靠营销带动市场的阶段,消费者更喜欢的是创新、逼格、情怀和有趣的品牌,特别饮用水更需要以营销为主导,而不是以是资源及背景为主导。比如曾一度红火的恒大冰泉就在这个自由竞争、营销为王的市场上折戟沉沙。

如今线上线下融合,不仅市场渠道在变,而且消费者在变、营销传播也在变,宗庆后要想让娃哈哈焕发青春、再铸辉煌,就必然要在观念、产品品类和包装等,以及品牌与营销广告上完成快速升级才行。

.

最后,再说下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争。

行业与行业之间的认知维度远比人们认为的要大得多,有好多传统行业的领袖人物对互联网对电商的理解偏差之大,也让人惊讶,如宗庆后,如董明珠。

为什么东西还是一样的东西,服务更好,还可以送货上门,价格反而比实体还便宜,这肯定有问题。”宗庆后一度很困惑地得出了电商“纳税不规范、偷工减料”的说法,认为电商搞乱了实体经济的价格体系。

而董明珠也认为,“由于有了大家认定的,互联网渠道的创业,我们现在的80后末期和90后的年轻人,不愿意去实体经济工作,认为家里开店就可以赚钱,虽然一个月一两千块钱,但最起码不受约束。

.

真是鸡同鸭讲,风马牛不相及。

互联网经济早已从虚拟走向实体,全方位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阿里通过并购将传统零售巨头一一纳入新零售体系,你说现在的大润发经过改造后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

趋势不可阻挡,事实已经发生,你还在纠结于概念是没有意义的。

看一种新事物的出现,不是在于你喜不喜欢,接不接受,而是要看它是不是推动了生产力的提高,带动了社会就业,有没有实现价值的创造。就像一个年轻人在网上开个网店,她既要选择生产商和货品,又要产品包装、营销,还有和顾客沟通、收款、发货和售后服务,在这个过程中,这个年轻人是什么角色?不就是传统经济中的零售商吗,她的劳动收入难道不是社会劳动和财富创造的一部分吗?你说她是虚拟经济,还是实体经济?

.

新零售就是线上线下融合的一大战役,新零售从消费端出发,深度参与上游生产环节和下游服务环节,意在建立一条制造、流通、销售的全产业链条。以基于大数据、云计算的新零售的内部分工,通过线上赋能给线上,或说双方的互相赋能,大大降低了生产和交易成本,最终是促进了社会的总体成本下降。而过去一些传统企业的高利润恰恰是建立在产业链低效运转基础上的,正是互联网打破了这种现状。

零售业代表消费和需求,实体店消费不振,不是电商的冲击,而是你自身的不改变、不思进取。事实上,新零售确确实实地带动了实体零售的变革和转型,跟不上时代的传统零售逐渐消失在舞台上,如百丽,如达芙妮。

而仅在2016年,阿里零售平台就业已完成了3.77万亿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成交额,超过过个城市之和。

.

在互联网的作用下,供给与需求,生产与消费,必定是会打通融合在一起的为消费者创造更大的价值。其后,数据、连接,甚至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必将成为推动社会进步发展的强大动力,这就是未来。

什么是大势所趋,什么是潮流无敌,现在进行当中的供给侧改革和消费升级就是数年内的大趋势,趋势不会理会你是不是怒怼、抗拒和误解,车轮滚滚而来,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