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炒饭——老曹谈吃之十一

九歌文化2018-07-14 11:52:26

扬州炒饭

 

文:曹九歌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是提前来临又提前结束了,三月份的周末甚至有些暖洋洋。当我坐在工作室二楼的后窗边,默默地吃自带的午餐时,玻璃外满地的落叶在树影的斑驳下,反射出一种昏黄,想必那热烘烘的夏天也为时不远了吧。我的手中,端着一盒改良版的扬州炒饭。


过年总是免不了铺张浪费,大鱼大肉是小事,网购的便捷,让四季对食材的苛刻也变得没有了原则,整个中国甚至全球的原材料都能轻易获得,异乡的海鲜、蔬果已然都是小事。这不,家里煮了几次米饭,几乎都没动过,晚间闲来无事的我,为自己第二天的工作午餐做好了准备,决定不再丢弃现成的米饭,炒了它。


说起蛋炒饭,大概是全世界的华人都熟悉的一道食物了吧,扬州炒饭,本质上也是蛋炒饭,只是在配料上更为讲究。自幼就吃过猪油炒饭、酱油拌饭的我,也吃过很多蛋炒饭,但遭遇到相对显得亮眼,配料花样繁多的扬州炒饭,还是在后来的青年时期了。卖家常炒菜的小饭馆里,一碗例汤,一盘扬州炒饭,就能对付在足球场上奔跑后大汗淋漓的我们。就这样,很多次没有伙伴的时候,我就去吃便宜的扬州炒饭,那时候,只要四块钱。


同样是四块钱,也可以在快餐店里吃到两荤两素,但是一群人拥挤在折叠小饭桌上喧闹,不太喜欢。吃扬州炒饭的饭馆里,人不多,安静,胖胖的老板和化着浓妆的老伴娘对我很客气,倒不是因为我一到周末就能带着一桌人去进包厢吃吃喝喝,而是他们两个一致认为,我和他们留在老家的女儿长得很相似,可能我那时候还不太粗犷,有些秀气。那家店里的扬州炒饭,是我吃到的第一次,也自以为是最好吃的一次。


其实扬州炒饭虽然貌似简朴,但在民国时期就是十分流行的做法了,它开始借鉴了西式的烹饪技术,相比较传统的中国式炒饭,那个时期开始的扬州炒饭在搭配上得到了改良,这是餐饮走出去再走回来的典型。走出去是为了谋生,融合了四方的经验,再走回来,则相当于一次回炉般的提升了。如今我们在餐厅里,吃海鲜炒饭,吃各式拌饭,有时候难免会想到,扬州炒饭的影子在里面若影若现。


扬州历来是富庶之地,虽地处长江以北,但是在文化和历史的意义上,总是有着江南的标签,扬州的生活情趣,包括厨师和其它的手艺人,也是名满天下靠本事吃饭的。这成就了淮扬菜,也包括着扬州炒饭。


一个人用餐的情况,在当下的社会境遇下,越来越平常,如果不想点外卖,清静到连送餐的门铃声都可以省略的话,给自己做一碗扬州炒饭也是不错的。火腿丁、青豆、胡萝卜丁,青葱切切细,小半碗米饭,就可以听听哧啦哧啦的锅铲声了,你的厨房也就有了热烈的温度。如果懒,火腿肠、鱿鱼丝、猪肉铺、小番茄、黄瓜,这些即食的小零食,也能参与进来。生活山穷水尽,只剩余一碗米饭的时候,可以炒。


繁华之下落入平静步调,想一个人静静的你,可以炒。


工作和学习生活忙忙碌碌的三口之家,嫌弃四菜一汤过于繁琐的时候,也可以尝试着,一起分享简单的食物。


只需要一碗罗宋汤,一只清炒芥蓝,一盘扬州炒饭,这也能是美好的日常。


2018.3.6



(部分已出版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