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名编名记的高考作文,你最喜欢哪篇?

中国青年报2018-12-05 16:53:48
导读

每年的高考,作文都是重头戏!快来看看来自《中国青年报》的知名编辑、记者,是如何应对这些作文题吧!


其实,中青报所刊登的文章历来受高考命题老师的喜欢,近些年基本每年都有报道引用。《中国青年报》在手,高考作文不愁!


缺啥补啥
曹 竞

  



在虎爸虎妈大行其道的今天,成绩便是硬道理。吃苦受累考名校,只为将来名利收。但这个硬道理的前提是指向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大家,如果压根儿就选错了起跑线,结果自然不大同。

  

譬如“聪明绝顶”和“眼大无脑”就是典型之例证。

  

“聪明绝顶”他爸和他妈为了弥补自己平庸的人生,从生下孩子第一天起就立志要把孩子培养得绝顶聪明——3岁开始每天熟读唐诗宋词一首,4岁起请一对一家教认真补习,5岁时顺应“足球从娃娃抓起”的潮流,把孩子送去踢球补习班并深得教练赏识,认为有进职业队潜质。但“虎爸虎妈”志在名校,学习踢球只是为了将来体育中考时不至于拖后腿。

  

就这样,“聪明绝顶”从小就养成了自律的好习惯,不玩游戏不偷懒,有点时间就学习。从幼儿园开始,每天不是在补习,就是在去补习的路上,日后深得领导赏识的“白加黑”“5+2”的工作习惯,根本就是打小就有的。

  

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聪明绝顶”他爸和他妈甚至节衣缩食给孩子买了昂贵的学区房。而“聪明绝顶”果然不负所托,小时候人送绰号“双百分”,偶尔考个98分,就得回家挨巴掌。后来,“聪明绝顶”考上全家心仪的名校,并以优异成绩进入知名大企业上班。工作中,“聪明绝顶”吃苦耐劳,又读了EMBA。功夫不负有心人,“聪明绝顶”终于在36岁本命年的时候,顺应中国体育产业发展大潮,成为大企业旗下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总经理,年薪300万元。

  

而当“聪明绝顶”走马上任的那天,发现球队队长竟然是自己当年的小学同桌“眼大无脑”。

  

“眼大无脑”他爸是个球迷,认识的球星比知道的科学家多得多。所以,他对“眼大无脑”最大的期待就是进国家队。

  

尽管“眼大无脑”与“聪明绝顶”一起进的足球补习班,且未得教练赏识,但并不影响“眼大无脑”走上足球之路。对于从小就挣扎在及格线边缘的“眼大无脑”来说,父母对他的文化课要求仅仅是及格,哪怕考到61分都会得到妈咪的香吻。

  

这给了“眼大无脑”足够的时间在绿茵上撒野。结果,“眼大无脑”早早就去了足校,踢着玩着就进了国字号。尽管“眼大无脑”在国青队、国奥队以及国家队经历最多的就是折戟,但这并不影响他年薪的节节攀升,以及其凭借“高富帅”形象成为万千少男少女的男神“欧巴”。

  

当他同样36岁本命年与“聪明绝顶”喜相逢的时候,“眼大无脑”年薪早过千万,且因为踢球早、积蓄多,他还投资了多家餐厅、酒吧,并因其家喻户晓的知名度个个生意兴隆。近几年,“眼大无脑”还在生意圈好友推荐下投资了几家“互联网+”体育公司,据说不少都圈到大钱,打算进军国际足坛了。

  

小学同学见面虽比不上在微信朋友圈里热情,但难免要寒喧两句。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聪明绝顶”因为忙于工作,直到前两年才娶了个小自己十几岁的女大学生,如今手握300万年薪的他,正在考虑给老婆肚里的孩子买套学区房。而“眼大无脑”因为会踢球长得帅,不仅早恋,且早婚早育。孩子从小读的便是一年学费几十万元的国际学校,如今英语说得那叫一个顺溜,初中就开始看英文原版的《哈利·波特》了。最后,“眼大无脑”语重心长地告诉“聪明绝顶”,自己的孩子即将去美国读高中了,“我不能让他像我一样没文化只会踢球,毕竟那么大的产业得靠像你这样的高知识人才才能打理好啊。”

  

言及此,“聪明绝顶”与“眼大无脑”两双经过岁月磨砺的大手紧紧握在了一起,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正应了那句俗话:缺啥补啥。


作者系中国青年报体育部主任


鞭快奖慢,团队完蛋
叶铁桥




看了这幅漫画,心想,留下巴掌印和吻痕的人真是太差劲了!而偏偏这样的人又很重要。

  

在单位里,总有人勤勤恳恳、以一当十,既富有开拓精神,又愿意推动整个团队向前发展,且能服众。但100件事即使做好了99件,只要有一件做坏,啪!当头便遭一记闷棍,被打得不知所措、情绪低落。

  

相反,有些人平时敷衍了事、得过且过,偶尔有一件事没有掉链子,虽然完成得不那么出彩,也就是及格水平,但赞誉声马上就来了,收获各种表扬鼓励。

  

所以,有些资深职场人士会谨记“枪打出头鸟,刀砍地头蛇”的古训,时时提醒自己做人要低调,免得“做得越多,错得越多”。

  

这样的单位往往死气沉沉,职员工作状态很差,缺乏团队精神。

  

问题出在哪儿?就出在了那些能留下巴掌印和吻痕的人——领导身上!

  

很多人都知道“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西汉名将李广将军一生抗击匈奴,英勇无敌,立下赫赫战功,可是直到死都没有被封侯。连他自己都感慨:为什么那么多平庸的将领,甚至很多当年自己的手下都因军功封侯了,却总是轮不到自己?

  

更惨的是,他的孙子李陵,同样勇猛善战,只是因出征匈奴寡不敌众投降,竟然被夷灭三族。连带为他说好话的伟大史学家司马迁也遭了殃,被处以腐刑,遭受奇耻大辱。

  

相比之下,那些皇亲国戚的命运就好多了。像汉武帝宠妃的哥哥李广利,每次出征获得的军事资源都非常丰厚,失败了也不会受到什么处罚,偶有战功还会得到封侯和重赏。

  

历朝历代都有人为李广家叫屈,一直叫了2000多年,也就意味着千百年来中国人都认为能决定李广命运的那个人——汉武帝——在这件事情上做错了,彻底错了。

  

这种领导现在还有吗?其实多的是。他们赏罚不明,认为平衡就是领导艺术,觉得如果总表扬那些干得出色的,到后来连表扬词都得挖空心思想新的了,还得担心被表扬的会骄傲翘尾巴,所以一心找机会敲打一下。至于那些一直平庸偶尔靠谱的,领导觉得总敲打也不是办法,适时表扬一下可能会提高积极性。所以一面“鞭打快牛”,一面“奖励慢牛”。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自我感觉用得很好。

  

以前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在一支NBA球队里,薪资水平的差异会那么大,同样是在场上打球,多的一年能拿到数千万美元,少的只有几十万美元。后来才明白职场也有“二八定律”——最优秀20%的员工能干80%的活儿,80%的员工只能干20%的活儿。这种薪酬分配方式,能最大程度激发团队成员的积极性,看似不公平,其实最公平。如果最优秀的得不到奖赏,反而被求全责备,平庸的得不到惩罚,反而经常获得好处,只会让团队离心离德,士气涣散。

  

对于领导来说,赏与罚是领导团队的两大利器,只有赏罚分明,才能树立威信,激励团队。为了搞平衡,把赏罚当权谋。没人是傻子,既然你想要搞平衡,那团队成员就秉持中庸之道,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偶尔出彩就可以了。否则冲锋在前,巴掌在后,多委屈啊!

  

长此以往,这样的团队,战斗力是要完蛋的!


作者系中国青年报官微运营室主任


那就是我,那不是我
从玉华

  



那就是我,那不是我!

  

大龄考生:从玉华

  

假设把这张试卷,塞进一个漂流瓶,在地球漂移,会发生什么?

  

也许,北大屠夫陆步轩,用油腻腻的剔完猪内脏的手,展开试卷会感慨:“那就是我!”考上北大曾是他最辉煌最大的100分,可因为干了卖猪肉这样“丢分”“丢人”的行当,社会甩给他响当当的耳光。哪怕他认为卖猪肉生活得不错,98分。

  

假设这张试卷漂到联合国大厦贝壳般弧形的会议室,中美代表都会感慨:“那就是我!”中国GDP增速从8%降到6%就被批评影响世界经济,美国GDP增速从1%增长2%就被褒奖。

  

假设这个漂流瓶放在飞行器上,飘出外太空,进入刘慈欣笔下《三体》的外星人世界,跟踪地球人多年的外星人会用他们的“星球语”感慨:“那就是地球人!”

  

是啊,这种以分数为导向、只许升不许降、简单粗暴、非黑即白的奖惩观,短视的功利主义简直就是地球人的“球规”。我们得了“地球病”。

  

这幕或打或亲的悲喜剧,在我们身边时时上演,全年无休,永不落幕。几乎人人都是里面的角儿。有时我们是试卷掩面的“坏孩子”“好孩子”,有时我们是献上巴掌或红唇的“大人”“管理者”“政府”。

  

如果冠以剧名,我愿冠之: “那就是我!”

  

我们高考指挥棒下“分数就是硬道理”的教育观如此、唯GDP的政绩观如此,“剩女真可怜的”婚姻观也如此……这个小小的漂流瓶装的简直就是一份“人性大考”卷。

  

当然,很多时候,“我”只是别人评价体系里的那个“我”,我只是“别人家的孩子”。真正的“我”是谁?

  

真正的“我”与别人无关、与胡萝卜大棒无关,与红唇巴掌无关,“我只做自己”。这样的“我”,内心有定力,不纠结、不摇摆,不为外界所动。

  

正如杨绛所说:“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她把人情世态当书读,当戏看。她不搞《我们仨》签名售书仪式,说“稿子交出去了,怎样卖书,就不是我的事了”。读者给她打多少分,怎样评说,她不在乎。

  

杨绛就是那个“真我”,是那个敢对这张试卷说“那不是我!”的人。

  

好在,努力做自己的人越来越多。如今,“北大程序员卖肉夹馍、北大法学硕士开米粉店”的新闻,不再像13年前“北大毕业卖猪肉”那样火爆,北大老校长许智宏公然表示:“我北大的学生既可以当国家主席,也可以卖猪肉。”这样的胸襟、辩证论、发展观才是真正的北大精神。

  

这几年,各地政府也不那么唯GDP论了,甚至贵州省公然表态:为了环境,我们要慢些,再慢些!

  

我们也惊喜地发现,一群“剩女”在北京最繁忙的东直门地铁,打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反逼婚广告,向传统的婚恋评价体系说“不”,尽管那个广告只有“1平方米”,却可能影响整个中国。

  

所以,收到这个漂流瓶,希望更多的人能勇敢地说:“那不是我!”

  

亲爱的考生,我写这么长,就是想轻轻地告诉你:不用太在意这次高考的分数,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这张试卷远远没到每一个马拉松选手在30公里时遭遇的“撞墙期”,做好自己吧!


作者系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主编


你最缺的是失意时的那个吻
曹 林

  



看了这幅漫画,我们可能会心一笑,巴掌和亲吻映衬的现实镜像对我们来说太熟悉了,人们或多或少在生活中都经历过这种冷暖反差。一个作家的感慨曾激起很多人的共鸣:我们常能原谅一贯犯错的人,却不会原谅偶犯一次错的人;从来不会向你说好话的人,偶尔一句好话会让你激动不已;惯于对你顺言顺耳说好话的人,偶尔一句恶语会让你愤怒万分。国足偶尔胜一场球迷会为之疯狂,乒乓国手偶尔输一场人们会觉得天快塌下来。所以如此,不是人有多贱,而是人性在比较半径差异下的边际心态。

  

我这篇文章不想谈人性的这个弱点,而想谈漫画所折射的另一个人性弱点,人们的打击和赞赏常常用反了方向,这个世界其实从来不缺得意时的赞赏和失意时的打击,最缺的是得意时让你冷静的凉水和失意时给你自信的鼓励。得意时的赞美和失意时的打击很常见,得意时的警醒和失意时的拥抱很少见,你最缺的是得意时的那盆凉水和失意时的那个吻。

  

我们从漫画中看到的是,孩子考了100分,得到了亲吻赞赏,而孩子考了55分,受到了惩罚,被打了一巴掌——这样的奖惩方式在生活中很常见,势利的人们习惯了去给胜利者鲜花给失败者扔臭鸡蛋。其实,一个考了满分的人,很容易滋生自大自满,忘乎所以被胜利冲昏头脑(人们在漫画中会注意到考98分被打了耳光的结果,而很少能意识到退步是因为考满分后的过度奖励),这时候他最缺的肯定不是赞誉,而是一盆冷水的警醒。而一个考了不及格的孩子,很容易滋生自卑和自我怀疑,他倒最需要亲吻的安慰和鼓励。

  

每次看体育比赛,享受比赛过程之后,最让我动容的不是胜利者在领奖台上的潇洒,而是观众向失败者致敬的掌声,是教练给输球的队员擦去伤心的泪水,是陪练亲吻失利者的情景。胜利者永远不会缺少鲜花和掌声,而并不是每一个失利者都能获得一个拥抱、一个亲吻、一声鼓励。功利主义教育的一个特点就是以成败和分数论英雄,而不是以人为中心。崇拜胜者,胜者通吃一切,把所有的奖励和赞美都给了胜利者领先者,而去鄙视、嘲讽、打击失败者落后者——这种文化下,只有一个人最终成功了,他经历的磨难、失败和挫折才会被注意到并成为砺志的标本。落寞时鼓励者寥寥,一旦哪一天成功,赞美者人满为患,那些打击者、奚落者、冷落者摇身一变,立刻以先知者的兴奋去高调地赞美成功者当年经历的苦难挫折。人们似乎也乐于在成功和辉煌时享受鲜花掌声,听不得半点儿警醒和逆耳之言。一句话说得非常好,当你在高处的时候,你的朋友知道你是谁;当你坠落的时候,你才知道你的朋友是谁。

  

是啊,我们很多人犯的错误都是坠落时才知道自己的朋友是谁。每个人都乐意做你得意时的祝贺者和赞美者。在你辉煌和成功时给你拥抱亲吻的人,并不一定是你的好友,你会被这种拥抱和亲吻所包围;但在你失意的时候,给你拥抱和亲吻的人,一定是你最好的朋友。在你得意的时候给你一盆冷水的人,你也要无比珍惜他们,虽然你肯定很不爱听——明明知道你不爱听,还不停跟你说,因为真正爱你。


作者系中国青年报编委


生活中有太多的尺子却少了科学这把
邱晨辉

  



原来,在出题老师的潜意识里,学霸也往往以谢顶的形象出现——你看,得高分的那位,脑袋上只有几根头发,而得低分的那位,头上则顶着一片茂盛的黑发。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看到这道题就像演员出戏一样,被这个犄角旮旯里看似不相关的细节吸引住了——一个很可能被认作是无聊、没劲、没营养、没法登上大雅之堂的细节。不过,我无意调侃这道题,而是想从这个细节出发,谈谈我们日常在看待和衡量一些事物时所选用的尺子。

  

就像漫画里所描述的,曾经拿过满分的学霸,考了一次98分,却被家长给了一巴掌。家长衡量这件事,拿起的尺子是什么呢?可能是“100分”,拿满分作为参照物,98分自然称不上高分了;也许是拿“别人家的孩子”当尺子,人家能连续两次考满分,你为何不能?至于是打还是亲,还有其他新的尺子要拿来,如此种种。

  

我们生活中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尺子,来衡量这件事或那件事,利弊,得失,功过。有些时候,这些尺子,根据我们的信仰不同,知识储备不同,经验阅历不同,而有所不同;也有些时候,我们只是下意识地,随手拎起一把不知道是从书本里,电影里,抑或是从别人的故事里捡到的尺子,草率地比在人或事的身上,一寸一寸地衡量起来。

  

遗憾的是,我们却很少去追问自己,这样的尺子,究竟是否科学?

  

眼前的“聪明绝顶图”就是一个例子:这个我们习以为常的说法和印象,竟也会出现在决定人生命运的试卷上。这时,我们该拿起什么尺子去衡量呢,总不能以“上帝是公平的,既然有了聪明,秃顶就活该”等调侃戏谑之语而搪塞过去吧。事实上,有一定的实验证明,秃顶往往是由大量雄性激素分泌导致,而这些,对于主司形象思维的右脑的发育,有不小的促进作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除疾病引起的脱发外,秃顶男子的确是“聪明的”。

  

所以,“聪明绝顶”真的并非是一种社会偏见,而是有其科学依据的。这也是我所坚信的,在人类的社会生活中,对事物的解释,除了有这样或那样的家长里短和社会科学的解释之外,总还有另一把尺子。这把尺子,就叫做科学。

  

有了科学这把尺子,我们再重新去审视身边的人或事,可能就不再局限于“好”与“不好”、“应该”与“不应该”的价值判断上,取而代之的是从物理学、生物学、心理学等自然科学维度,去追问一个又一个的“是”与“不是”,以及“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而这些,会让我们面前的世界更加丰富多彩。更为重要的是,这把科学的尺子,会让我们在今后面对自己,面对他人,面对整个人类社会时,去除原本不必要存在的恶意、猜忌、指责,而多一些的理解、包容,以及对生命本身的敬畏。

  

在前不久的一次科学会议上,行星科学家、中国首位卡尔·萨根奖得主郑永春展示了一幅图片:广袤无垠的漆黑之中,有一个“暗淡蓝点”,这个小蓝点就是地球。这是人类第一艘飞出太阳系的人造物体旅行者一号,在它即将飞出太阳系的瞬间,“回过头”来拍下地球的样子。

  

“原来我们是那么的渺小!”郑永春随后说出的话让现场的人纷纷鼓掌。以宇宙为尺度,我们人类、生命乃至于地球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所以,郑永春说,天文改变我们的世界观——当你处在不同的维度上,你看待世界的眼光完全不同。那么,还有什么,比改造人的世界观更重要?

  

回到眼前的这幅画,分数、成绩、学校、工作、前途等等现实中的尺子,让大多时候的我们,变得身不由己,奴隶一般地被驱使前行。我们却很少换一把科学的尺子问一问,这些于我们究竟意味着什么。未来有一天,我们或许更愿意通过一组大数据来论证,小时候成绩没那么好,那孩子的未来,就未必不好。


作者系“来点科学”全媒体工作室负责人


两种人生
陈 彤

  



如果你的预期是100分或者你曾经得到过100分,那么下次你得98分,你就很难开心,别人也会认为你退步了;如果你的预期是及格或者你过去是55分,那么当你过了及格线哪怕一分,61分,你也会开心,周围的人则认为你进步了。预期越高,越容易焦虑;预期越低,越容易快乐,这就是“越平庸越快乐”的理论之存在基础,以及为什么常有人说,抑郁症是一种最喜欢光顾天才的病。因为天才起点高,自我要求高,所以即使已经比世人超过几十分,也不易快活,对于他们来说,必须一百分,差一分就焦虑,两分就抑郁;而平庸的人起点低,自我要求也低,只要过了及格线,就万岁,若能再超过及格线一分,那简直就要三呼万岁了!

  

那么,假如你可以选择,两种人生,一种人生是高分人生,再差也差不过98分,但你会经常焦虑,痛苦,自我怀疑,一直到死;另一种是低分人生,再好也就是刚刚过了及格线,但你却常常开心,快乐,知足常乐,颐养天年,你愿意选择哪一种?

  

据说亚历山大大帝年幼的时候,他的老师亚里士多德曾经问过他类似问题,如果可以选择,你是愿意选择短暂但辉煌的一生,还是愿意活到白发苍苍但一事无成?亚历山大大帝立即做出了选择,宁肯短暂,但要灿烂——天遂人愿,他活了不到33岁,但是却创下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业绩,在位13年,所建立的亚历山大帝国是当时世界上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横跨欧亚非,超过东方七国领土总和,他的死至今是一个谜,据记载从发烧到离世,只有10天。

  

生,光耀如宝剑,死,迅忽如闪电。这样的人生,如果你有选择权,你会在这一选项后面打勾吗?如果打勾,除了你不断获得一次接一次的胜利,征服一座接一座的城池,还意味着你必须连续征战10年,枕戈待旦,餐风露宿,长途奔袭,冲锋陷阵,不能有一次失败,因为失败就意味阵亡,被俘,屠杀,换句话说,你必须每次100分,你要这样的人生吗?还是宁愿在路边鼓掌,为那些凯旋而归九死一生的勇士?

  

在路边鼓掌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在路边说闲话呢?那些拿着不及格的人生分数,或者刚刚过了及格线一分,就忙不迭地在茶余饭后嘲笑98分的人生,评头论足、幸灾乐祸、眉飞色舞,每当这时,我都特别想对他们说:人家再差也是98分好不好!


作者系著名编剧


这些知名编辑、记者的文章,你最喜欢哪篇?快投出宝贵的一票吧!



其实,中青报所刊登的文章历来受高考命题老师的喜欢,近些年基本每年都有报道引用。《中国青年报》在手,高考作文不愁!

2012年浙江高考语文作文题《坐在路边鼓掌的人》,参照《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版评论。


2011年福建高考语文现代文阅读题《朱启钤:“被抹掉的奠基人”》,以《中国青年报》报道为材料。


2010年,辽宁高考语文试卷60分作文题“幸福和屋子的关系”,以《中国青年报》报道为材料。


2009年福建高考语文试卷15分考题《寂静钱钟书》,以《中国青年报》报道为材料。


2003年上海高考语文试卷16分考题“王洛宾访谈”以《中国青年报》报道为材料。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