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猪肉,还有音乐和舞蹈.朝晖路超市的“猪肉”小哥,朋友圈里的视频简直帅炸了!

下城发布2018-12-09 00:00:36


最近,下城朝晖路一家超市里猪肉专柜的营业员小伙子火了。


有人这样说“他帅气的动作像极了摇滚巨星迈克尔•杰克逊,太空舞步、原地滑步、埃及手都玩得很溜,甚至还做出一些类似机器人和僵尸的动作。”


小伙帅气的舞姿吸引了不少路人停下脚步围观,让人忍不住拍了一段视频。




男孩名叫郑阳,他在街上跳舞并不是在作秀,而是在下班路上用耳机听着电子音乐,感觉来了便原地起舞,正好被记者看到。记者留下电话互加了微信,便匆匆告别。


看了郑阳的朋友圈,发现这个男孩的生活里只有舞蹈。他的朋友圈里,80%都是自己跳舞的视频。



小郑发给我们的一段视频,是他自己之前拍摄的跳舞视频。


小郑告诉记者,自己跳的是机械舞,源于国外,每到周末有空,他就会打扮一番,找个地方一个人去跳舞,如果下雨就在雨中跳。前几天,记者约在老地方见面,对他做了一个简短的采访。


1999年,郑阳出生在四川广安一个农村家庭。今年他刚满18岁。14岁那年他在网上看到一段国外的机械舞视频,从此便如痴如醉,并把成为机械舞者当做了自己的梦想。 


他没有一点舞蹈基础,只是通过看视频自学。每天坚持练习机械舞动作,甚至没心思学习,16岁刚读高一就选择了辍学。


家人本来就极力反对他跳舞,对此又十分失望,认为这是不务正业。父亲质问他跳机械舞能赚钱么?说着就要赶他走。他却硬着头皮说自己可以靠街头卖艺来赚钱。“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就是在说大话,在中国街头卖艺根本就不靠谱,你一开始跳,城管就来赶人了。”小郑说着苦笑起来。


小郑也曾耐心向家人解释,试图让他们明白学机械舞是有用的,是自己的爱好,不是不务正业。但这并没有用。小郑说,家里人的思维好像是定死的一样,完全就不在意自己的感受,觉得他还小,思想不成熟,一定要小郑按照他们的想法来,努力打工赚钱。


小郑却不想一辈子这么庸庸碌碌地过去:“我不想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上,就为了打工,就为了赚钱,那活着有什么意思?我就想做我喜欢做的事,一直坚持下去,不管到我老了有没有跳出名堂来,即便一直默默无闻我也会对自己说我曾经努力过,我曾经疯狂过,我不后悔。”


梦想很美好,现实却残酷。辍学后,小郑只好跑去重庆打工。去年,家人又拜托在杭州的亲戚让他在乔司附近的一家服装厂当裁缝学徒。那段时间,小郑每天工作11个小时,收入微薄。他觉得裁缝的工作太过枯燥,工作时间太长,没有时间跳舞,于是就辞了职,自己找工作。


在郑阳的出租屋里,有一面从服装厂里讨来的大镜子,他常常独自对着斑驳的镜子练习舞蹈。


现在,小郑在朝晖路上的一家超市当猪肉专柜的营业员。他每天早上6:40分上班,下午2点下班后就开始找地方跳舞,练习新的招式。


上午8:20,郑阳在自己上班的超市猪肉专柜,向大妈们推销猪肉,他故意把帽檐压低,挡住自己的潮流发型。


他刚来杭州的时候,因为害羞,都选在没人的地方跳舞。后来,他发现在街上根本没人在意。现在舞技精进了,他的自信心也增强了,听到音乐就会开始跳。超市里、大街上、地铁里都会跳。没有观众他还觉得没意思了。


下午3:37,郑阳走在西湖文化广场附近的人行道上,突然跳起舞来。


“有几次被商家看到我跳舞,还要了联系方式,让我在他们搞活动时去跳舞助兴,主要是快餐店和手机店。” 小郑说。


由于经常在人行道、地铁站等地方跳舞,被交警和保安赶走也是经常的,小郑每次都很听话地配合,但是一听到音乐他还是会跳,因为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小郑刚来杭州时加了一个本地跳霹雳舞的微信群,但是群里不怎么活跃,很少有人说话,也没人发跳舞的视频。“每次都是我发一段视频上去,然后他们就夸我好厉害,但是他们自己都不发视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直到现在小郑跳舞都是一个人。


18岁的年纪,在离家千里的城市打拼,小郑也会觉得孤独,但是每次感到孤独,他都会告诉自己还有舞蹈陪着自己。


跳机械舞需要耗费极大的体力,郑阳一有时间就会锻炼身体,始终保持健美的身材。 


问郑阳有什么愿望,他说想买几件时尚一点的衣服,这样跳舞会比较好。另外,他还想要一只钻石之泪的耳机,因为经常看到自己的偶像Marquese Scott戴着它,非常酷炫。不过耳机要2999元,他除了交房租,每个月还要给家里寄1000元钱,暂时还买不起。



猜你想看:

 西湖文化广场地下开了一间20000方的"未来超市"!无人收银、机器人炒菜、生猛海鲜现捞现吃……

 无现金停车无押金租车还有即时物流,武林商圈吞了“智慧果”,这波开挂了!

 国际化创业硅谷?对,就在下城,月底还要去美国揭牌!


来源:朝晖街道、都市快报

视频拍摄:严嘉俊 

视频剪辑:陈雪艳

编辑:腿腿、朱乐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