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北大毕业去卖猪肉的人已经50岁了,他现在在干嘛?

全球出行第一站2019-01-10 02:20:24

拼死为您筛选精品文章的小编,

唯一奢求就是您的一次点击关注!


作者:财经内参

ID:mofzpy




他曾是高考文科状元,北大才子,80年代的天之骄子,在他34岁的年纪,却被迫操起了杀猪刀。


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陆步轩,这些年,他都经历了什么?


陆步轩!


一位高考文科状元,北大才子,80年代的天之骄子。


一个儒雅的教授?一个手握权柄的官员?亦或一个精明的商人?这些形象,是陆步轩父母对他的期许,也是陆步轩曾经对自己未来的设计。


然而,都不是。


陆步轩只是一个屠夫,一个卖猪肉的。



卖猪肉这个职业,估计与陆步轩对自己形象的想象也相距甚远。以至于2013年4月,陆步轩受邀回到北大做创业讲座时,曾经几度哽咽,称自己“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好在是在北大,当陆文轩说出这话时,台下学子一片掌声,北大校长许智宏笑着说:


“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并没有什么不好。从事细微工作,并不影响这个人有崇高的理想。”“北大可以出政治家、科学家、卖猪肉的,都是一样的”。


对于许志宏这句话,陆步轩当时只是黯然一笑!


卖猪肉的陆步轩,此时正处于生命中最灰暗的时期,看不到希望。无论谁告诉他职业不分贵贱,他都不相信。对他来说,那些励志的漂亮话听起来似乎并无意义。



陆步轩本来是该绝望的。


命运并没有给他一帆风顺的人生,把他高高捧起之后,又狠狠砸下!


1989年,从北大中文系毕业,陆文轩被分配到长安县的柴油机场工作。由于地方小,人际关系复杂,陆步轩的事业发展并不顺利。他曾经先后做过多种职业,开过化工厂,也做过不少小生意。


陆文轩迷茫过,消沉过,但他没有堕落。在他34岁的年纪,他操起了杀猪刀,开始了杀猪剁肉的买卖,开始转型从一位地地道道的北大才子到了农贸市场的小贩。   


2003年,他开始以“眼镜肉店”老板的身份卖猪肉,被媒体广泛关注,也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柴静曾经对他有个专访,问他希望自己以后能做什么,陆步轩说,现在不敢说,命运基本上,不掌握在我手里。


陆步轩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从事屠夫这个行业,他内心一直渴望从事学术类的工作。即使是社会褒奖他,他仍然感到自卑。



因为当屠夫并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一个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样可以做,当一个人在年轻时代花了多年时间接受专业训练之后,再去杀猪卖肉,对知识和智力都是一种浪费。


他甚至在书里写,如果认为北大学生卖肉完全正常的话,为什么不在北大开设屠夫系,内设屠宰专业、拔毛专业、剔皮剁骨专业,那样卖起肉来岂不更专业?


不过在这个最黑暗的时期,陆步轩却把卖猪肉这件事做到了“北大水准”。他从来不卖注水肉,一个档口他能卖出十二头猪。而且即使陆步轩觉得自卑,感到绝望,在这样的日子里,他依然是认真的对待他的生活,他的生意,在猪肉生意之外,他也笔耕不辍,还写了一本《屠夫看世界》。


人生,最不能放弃的,是不断的自我成长。人生最宝贵的,还真不是豪车洋房,而是丰富的人生体验。在人生的马拉松中,只要永远保持初心,不断奔跑,就永远不会失去失望。


即是你是卖猪肉的屠夫,只要你永远不丢失奔跑的心,只要你腰上的剑磨锋利了,你就有成为牛人的希望。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在陆步轩卖猪肉的同时,有一个和他极为相似的人,正在远方注视着他,并向他伸出手来。


他就是陈生!


陈生是陆步轩的师兄,1984年从北京大学毕业,被分配至广州市委办公厅。然而不到几年时间,不安现状的他在众人的反对声中毅然辞职下海,摆地摊、种菜、做房地产、卖酒和饮料,成为一名商人。


真正让陈生和猪肉联系在一起,是媒体曝光陆步轩以后。“当时所有人都在不可思议和批评,只有北大的许校长说了句‘我北大的学生也可以卖猪肉’,这句话在我脑海里种下了颗种子,所以当我决定卖猪肉时,我说一定要卖出北大水平。”陈生回忆说。


陈生决定和陆步轩联手卖肉,做符合高端猪肉需求的品牌猪肉。



陈生和陆步轩自己养猪、自己卖猪。他们卖的猪,除了品种土,猪场还拒绝采用现代常用的定位栏,取而代之的是半开放式的大空间,让猪自由活动,猪场里还设有音响,专门给猪听音乐,因为他说猪和人一样,只有心情愉悦,才会长得又肥又壮。   


陆步轩凭着自己多年屠夫的经验,和陈生合伙开办了培训职业屠夫的屠夫学校,他自己编写讲义《猪肉营销学》并亲自授课,填补了屠夫专业学校和专业教材的空白。


学校越做越大,每年,“壹号土猪”都会招聘应届大学生,经“屠夫学校”40天培训,学习猪肉分割、销售技巧、服务礼仪、烹饪等,再前往档口工作。此外,他还结合自己当屠夫的经历,写出了不少屠夫学校的教材。 


2015年,两人联手打造的“壹号土猪”年销售额近10亿元在国内成为响亮的土猪肉第一品牌。


那些命运给他的磨难非但没有压垮他,反而成了他人生的重要财富,成了他的立身之本。


陆步轩再也没有自卑感了,他说了:将卖猪肉做到极致,“应该也不算给母校丢人了”。



2016年,北大屠夫又出手了!


陆步轩再次起飞!赶上了互联网的大潮,壹号土猪登陆天猫。


这次,陆步轩要赶猪肉上网卖,做北大屠夫做的事情!


这一年,陆步轩50岁,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逆袭,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陆步轩自信从容,他想得更多的是抓住互联网时代的机遇。


50岁的陆步轩,已经从“抹了黑”的羞愧,变成“不丢人”的激情;从曾经的“天之骄子”到今天的“屠户大王”,这样的人生,充满了成长的正能量,在京12家店铺的“大排场”,更是引来众人驻足喝彩。


是啊,人生是一次马拉松,你有时候会看到一个人又一个人超过自己,看到自己孑然一身,充满孤独与绝望,甚至你会在比赛中跌倒……然而,只要你仍然在奔跑,你所经历的一切,幸福也好,痛苦也罢,都将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成为你的力量来源。



人的一生很漫长,站在人生的某个特别的位置上,我们常常会自我怀疑,是不是这辈子就要这样庸碌地过下去? 


有些人由此死心度日。但陆步轩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这个时代,更多的人选择了挑战自己、完美逆袭。


陆步轩和陈生在卖肉的同时,他们的一个北大师妹,柳青,正如笼中之鸟,正在高大上的投行高盛里挣扎。


最终,她选择了从繁华中出走,开始重新创业。  


柳传志的女儿柳青,本质上,和陆步轩和陈生是一样的!


(柳传志与柳青)


柳青从高大上的投行高盛,到做滴滴打车的CEO,当被问及过去生活和现在生活的不同,她说,“原来住四季酒店,现在住汉庭;原来坐头等舱,现在坐经济舱;原来不求人,现在要求人。”  


有人评论,柳青克服住汉庭,坐经济舱的心里落差容易。毕竟创业初期,本来就是白天做老板,晚上睡地板。但是,原来不求人,现在要求人,这个点上,需要时间和谦卑隐忍来克服内心的骄傲;这不容易,因为这触碰了尊严,地位,认可,等等人性中最敏感和脆弱的神经。


人生需要扛过去,扛过去,才能胜利。即使失败,也是虽败犹勇,因为你是自己的英雄!


梁冬说起过,有一次打车,遇到了一位出租车司机,聊起来是,发现这位司机居然很熟悉曾经的首富黄光裕。


黄光裕十几岁的时候来北京开一个卖二手电器的铺子,就租住在一个这个出租车司机家里。冬天晚上很冷,黄光裕关紧门窗御寒,结果煤气中毒。就是当年这个年青的出租车司机,背着黄光裕去的医院,把他抢救回来的。


那时候他不知道他背着一个未来的中国首富!  



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说过: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


无论是陆步轩还是陈生,无论是柳青还是黄光裕,现在那些在我们眼中特别牛的人,他们背后的故事是很心酸的。他们的独特经历,恰恰是让成功从“胁迫”到“主动”的一次精彩“逆袭”。


归根结底,一个人只有经历过深不见底的绝望,经历过别人的冷眼耻笑,经历过内心的挣扎悔恨,才能成熟和强大起来。但也请你相信,只要你有足够的坚强、足够的渴望、足够的耐力,老天爷就会在那种全是墙的地方给你开一扇门。



一切的磨难,最终都将成为财富,只要你有老电影《肖申克救赎》里说过的那种鸟儿的品格:


“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穿越绝望,夜空中,那颗最亮的星,一定是你!


延伸阅读:

陆步轩,1966年出生于西安市长安区,1985年以长安区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89年毕业分配至长安区柴油机厂工作,后下海经商,先后做过多种职业,以“眼镜肉店老板”的身份闻名。

2003年,国内许多媒体相继以《北大毕业生长安卖肉》为题报道了陆步轩的现状,“陆步轩现象”引起了人们对就业观念、人才标准、社会分配等众多问题的深刻反思。2008年5月,在广州他认识了同为北大校友、同是“卖肉佬”的陈生。2009年8月,陈生邀他赴广州,提出开办“屠夫学校”,两个“卖肉佬”一拍即合。

2011年12月,继“北大才子”、卖肉佬、公务员的身份之后,陆步轩带着自己花4个月写的《猪肉营销学》的讲义,走进广州“屠夫学校”当老师。2016年4月19日上午,北京老国展4号馆的农展会上,陆步轩把新书《北大屠夫》的签赠设在了土猪壹号的展台里,一边是黑猪肉农产品,一边是陆步轩的新书,这样的“奇观”吸引了不少人。


1989年毕业分配至长安区柴油机厂工作,后下海经商,先后做过多种职业,以“眼镜肉店”老板的身份闻名。

2000年,陆步轩租了房子开起了肉店,文弱书生操起了切肉刀。但卖肉的生意也不容易做,每天起早贪黑,一年忙到头,交了水电费、房租后也就所剩无几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曾经的理想被现实的生活负担所代替。陆步轩在说如今他不愿意看书时,表情有些痛苦。他说,自己还是喜欢研究语言,尤其是对方言很感兴趣。“其实我最适合去做编辑词典的工作。”言谈中,他流露出对“书桌”的向往。2000年因干上杀猪这一行而闻名的北京大学毕业生陆步轩。

2003年,国内许多媒体相继以《北大毕业生长安卖肉》为题报道了陆步轩的现状,“陆步轩现象”引起了人们对就业观念、人才标准、社会分配等众多问题的深刻反思。

2003年,因媒体报道“北大才子街头卖肉”而出名,一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美国一家企业有意投资北大卖肉陆步轩的“眼镜肉店”。

2004年调入长安区档案馆工作。《屠夫看世界》作者。

2005年,陆步轩自述人生的20万字纪实文学《屠夫看世界》,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

2008年5月,在广州他认识了同为北大校友、同是“卖肉佬”的陈生。2009年8月,陈生邀他赴广州相商,提出开办“屠夫学校”,两个“卖肉佬”一拍即合。

2009年8月,陈生邀陆步轩到广州,提出开办“屠夫学校”的事。两个“卖肉佬”一拍即合,由同学出资办学,陆步轩为屠夫学校编写教材,内容涉及市场营销学、营养学、礼仪学、烹饪学等学科,另外还要求学员必须到饲养场去了解生猪的科学饲养,希望“培养出来的都将是通晓整个产业流程的高素质屠夫”。

2010年4月,陆步轩因腿部受伤骨折,病休状态下好不容易有了静下心来的机会,他花4个多月完成了讲义。

2011年12月,长安年鉴2011年版三稿的校审工作正在进行,《猪肉营销学》讲义也打磨完毕。4月月底,他即将赴广州去授课。

这回陈生和陆步轩在北京开了12家猪肉店,2013年10月19日,他们亲临新街口北大街某超市,在现场熟练地切割猪肉,不少围观的市民感慨:“看这剁肉的架势,绝对的真把式。” 

2013年4月受邀回母校演讲时说,“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说完几乎哽咽。而北大老校长许智宏为此演讲致辞时说,“北大学生可以做国家主席,可以做科学家,也可以卖猪肉。”

2011年12月下旬,陆步轩带着自己花4个月写的《猪肉营销学》的讲义,走进广州“屠夫学校”当老师。

2016年4月19日上午,北京老国展4号馆的农展会上,陆步轩把新书《北大屠夫》的签赠设在了土猪壹号的展台里,一边是黑猪肉农产品,一边是陆步轩的新书,这样的“奇观”吸引了不少人  。

2016年9月初,陆步轩辞去西安市长安区史志办工作来到广州,开始网上卖肉。10月初,陆步轩将带队收购一家陕西的食品公司。现在壹号食品入驻天猫商城,并开设自己的直营店。 


—THE END—

读到这里,不觉得欠小编一个关注吗

成就小编梦想,仅仅是您的一个关注!

即使不关注,小编也爱你,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