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顾一切嫁给了一个卖猪肉的

脑洞故事商店2019-07-02 07:10:48

幸好选择了你,一生足矣。

文|红茶馆的红


01


莺莺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塌塌的鼻梁,狭长的眼睛,嘴边生的一颗黑痣很是显眼。这是个长得难看的男人,而且不修边幅,他是个卖猪肉的。


她听着男人微微的鼾声,起身换了件干净的内裤。回到床上,帮男人把被子拉到胸口上方。躺下,想了想,又翻过身来轻轻地伸手抱住了男人的圆腰。


那年她决定要嫁给这个卖猪肉的时,全家没一个人同意。莺莺生的好看,高挑的身材,瓜子脸,那两年前来说亲的媒人快将她家的门槛都踏破了。


其中不乏有高学历高品位的优质男人,然而她都拒绝了。母亲听到她的决定气得一时血压升高,说不了话。


莺莺抹着眼泪说:“爸妈对不起,我决定了,我就要嫁给他。”当即便收拾东西去了卖猪肉那人的家里。


哦,他叫贾大强,年龄比莺莺整整大了一轮。莺莺敲响了大强家的门,那一瞬间,她心灰意冷,此生,不过如此活下去。


大强刚洗完澡,听见敲门声,以为村里二赖子又来找自己打麻将,准备装睡了事。熄灯上床,敲门声仍旧继续,好像还听见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在唤着自己的名字。


大强心一动,赶忙起身开了门。看见门外缩着脖子眼眶泛红的莺莺,他先是愣了一愣,随即一把抱住了莺莺。


02



大强是个老实人,做这行十年了,也存了些家当。只是自己生得难看,又不善说话,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女人。


有次收摊的时候,老主顾王大娘看他一个人怪孤单,便说给他寻一门亲事。要是说成了,好处费可不能少。大强一口答应了,心里乐开了花。


王大娘寻思了好几个姑娘,有离过婚的,有守寡的,也有三十岁没嫁人的。有天刚巧她听妹妹说自己村上有个姑娘二十出头,漂亮得不得了,说亲的人来了就赶走,谁也不答应。


王大娘心想,我还不信这个邪,凭我这张利嘴,还有说不成的亲事!


她托妹妹陪同来到了莺莺家,看见莺莺正在院里洗衣服。好一个标致的女娃子!王大娘想着这么漂亮的姑娘要是给那卖肉的说成了,别说好处费了,估计以后买猪肉都不用掏钱了。


她同莺莺妈谈起那早已在心里琢磨了十几遍的稿子,按照套路,她把大强的优点全部和盘托出,缺点嘛,能少说就绝不说。


莺莺妈问了重点,多大,兄弟几人,干什么的?


料王大娘再如何巧言令色,但是却不能隐瞒事实,便如实答道:“今年三十四岁,属虎,有个兄弟在外地做生意,他是卖猪肉的,人老实,家里盖的大房子就他一个人住,还存了不少钱。”


莺莺妈一听到年龄只觉荒谬,女儿才二十二岁,花容月貌,即便是富二代官二代,足足大了一轮也是万万不可的。


刚想一口回绝,谁料莺莺跑进来说:“妈,我就嫁他。”


莺莺妈当场气昏倒。之后几天,所有亲戚都来劝莺莺,但是莺莺仿佛吃了秤砣铁了心,闭口不言。


03


莺莺就这样住进了大强家里,给他洗衣做饭,村里人明着说大强好福气,找了个这么好看的媳妇儿。实则暗里在饭桌上一口一个小妖精地说着莺莺。


莺莺父母没法子,女儿的名声彻底坏了,不同意也得嫁了。


结婚那天,大强找来了县里一流的车队,齐刷刷的小汽车开来莺莺家门口,好不气派。


莺莺妈连连叹气,一眼也不想多看这个女婿。


婚后的日子平平淡淡,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莺莺来到大强家尽职尽责,她对丈夫说:“你对我好,我都知道,我一辈子就跟你了。”


大强听到她说一辈子这三个字,竟红了眼眶,愈加疼爱这个小娇妻。


大强天天早上四点钟便起床,收拾好摊子,骑着三轮车赶去集市,莺莺就做好早饭七点钟给他送过去顺便买好菜带回家。


那些个卖猪肉的每每见到莺莺,简直口水都要滴下来了,说大强真是艳福不浅。


大强挠挠头,不知道回什么话,随他们一边说去,心里却像喝了蜜水一样甜。


04


莺莺不知道是第几次从这样的噩梦中惊醒,梦里她被一个男人狠命追着,她拼命跑,双腿却像灌了铅似的,她大喊着救命,却看不见一个人。


好在每次梦到这里就醒了,她知道这只是个梦。曾经那个人,是怎么追也追不到这里来的。


漆黑的房间,大强的鼾声就在耳畔,她忽然落下泪来,一把搂住了大强。


大强正睡得香,被莺莺忽如其来的动作惊醒,吓了一跳。却发现他心爱的女人哭了,赶忙搂她入怀。


“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太累了?我知道,跟我你受苦了,家里家外就你一人操持着,你还小呢,唉,是我不好,明天我问问人找个婆子来服侍你。”大强心怀愧疚地说。


莺莺听见他这么说,埋在他怀里的头摇了摇:“不是的,我哪里有委屈,你都把我放心尖儿上疼。就是做噩梦了,怕得慌。”


大强听了,搂着莺莺的手紧了紧说:“小傻瓜,梦是假的,有什么好怕的,别怕,我在这儿,你搂着我睡。”


莺莺点点头,伸手摸了摸大强脸上的痣。她心如明镜,这个男人对自己是真心的,本来以为这辈子都要活在噩梦里了,没想到她找到了温暖的怀抱。


她对大强,是感激,是感恩,另外还有一丝愧疚,那是她掩埋在心底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不说,便不会有人知道,她会用余生,好好报答这个疼爱她的男人。


05


大强今天收摊有点迟,想着莺莺一个人在家等着自己,便有些归心似箭。迅速收拾好摊子,骑车回家。


刚出集市大门口,迎面来了个男人拦下了他。大强不明所以,问道是谁。


“我是谁?哼!我是你女人的姘头,你睡的不过是我踩过的破鞋!你不知道吧,莺莺啊,口活一绝,想必你是没享受过哩!”来人一边说一边比着下流的动作。


大强只觉得脑子嗡嗡的,心突突直跳。他听清楚了眼前男人说话的意思,却不明白他的来意。


可是他知道不管这个男人想做什么,他都要迅速赶回家,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他再不回去,莺莺该着急了。


他调开车头,猛地踩着车子骑回家。他听见男人在后头哈哈大笑,那笑,一直在他耳边响了一路。


大强远远地便看见莺莺站在家门口等他,看见他,莺莺笑了笑,那笑,真好看。


晚上,大强用肥皂仔细冲刷着自己有些油腻的身子,直到他觉得洗干净了。


回到房里,莺莺正在一针一线缝着条皮围裙。大强卖猪肉,特别费围裙,她这次缝一条牛皮的,耐磨。


看着她温柔的眉眼,纤细的手指,大强下身立马有了感觉。他来到莺莺面前,一把抱起她往床上压去。双手不自觉地摸向那团柔软,密密麻麻的吻落下来,从头到脚。


莺莺给他逗弄地不禁喘息起来,整个身子迎合着,大强从未像今天这样热情过。


莺莺眯着眼看着窗外的月亮,感受着不一样的夜晚。


猝不及防,大强的声音让莺莺打了个激灵。


“你用嘴吧。”


莺莺立马僵住了身子,那一瞬间,她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破碎的画面,她想着找个理由拒绝这个要求。


她抬头看向男人,男人闪躲着避开了她的目光。


然后她爬起来,握住男人那里,埋下头去。


大强只觉得热热的,很舒服,但是却很不自在。他想起今天那个男人的话,心里异常烦躁,一把推开了莺莺。


莺莺没想到大强会突然推开自己,没稳住,一下子摔到床下大叫了一声。


大强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拍了拍头,赶忙跑过去抱起了莺莺。


他看着怀里的女人早已泪水潸然,心里后悔不迭。


若不是那个男人的话,他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可是没有一个男人听到那些话会无动于衷,他也不例外,想着自己的女人曾经和别的男人做着最亲密的事,他心里就像被镰刀割过,痛苦不已。


他把莺莺抱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起身出门抽了根烟,思绪瞬间清醒了。


自己在纠结什么呢?不管是不是事实,她都是他一辈子的妻,从她嫁进来的那天起,他就有责任护她一世周全。不管发生了什么,他都不会舍得和他分开。


06


明白了自己的心,大强回到屋里躺下。


他听见莺莺的声音好似潺潺的流水声,轻轻地从他耳边传来。


“那年我十六岁,放假我去了外地姑姑家,给她看小店。那天晚上姑姑一家人出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店里,来了一个人买烟,我找好钱给他,以为他走了。


可是他又回来了,反锁了门,把我拖到房里,强奸了。”


大强抱住她,咬牙说道:“别说了,睡觉。”


“我要说,我要告诉你,是我欠你的”,莺莺早已泣不成声,“他还威胁我,要我每天晚上出去找他,不然就告诉姑姑,我害怕他说出来,就这样,他占有了我两个月的时间。后来我回家前,他说他会来娶我。他是魔鬼,我想杀了他。我害怕被人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莺莺彻底揭开了自己的伤疤,袒露着曾经不堪回首的往事,她不想继续背着罪恶感瞒着大强。她把选择权交给他。


“我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我知道,好多次我都想死,可是我不舍得离开我爸妈,我不能对不住他们。对不起,我没告诉你真相,现在你知道了,我也没脸在你家了。”


莺莺说完这番话,心里竟充满了不舍,她想起结婚这些日子自己和大强虽不说如何甜蜜,却也日日相对,早已有了感情。


大强不说话,只用手轻拍着她的背,让她睡觉。


07


莺莺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这一夜,竟没做梦,睡得格外安稳。


醒来的时候已经七点钟了,莺莺急急忙忙做好早饭赶去集市。大老远就看见猪肉摊子那里围了一群人,吵吵嚷嚷,她以为是缺斤少两的事。


扒开人群,她看见大强被拷上了手铐,旁边还站着那个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


大强看见她,笑了笑说:“我没事,早饭我吃过了,你回家去吧。”


“别走啊,几年不见,还没叙旧呢!”这样的声音,莺莺做梦都想忘记。


大强冲男人踢了一脚,挣扎着要揍他。


“都别动,带回派出所,好好审问。公共场所打架斗殴,胆子不小!”


警察发话了,一瞬间安静了许多。


“听话,回家等我。”大强留下这句话就被带走了。


莺莺骑着大强的车子回到家,为他仔细清洗了案板。她一遍一遍刷着案板,可是那些嵌入木头里面的污垢怎么也洗不干净。


莺莺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顿时豁然开朗。她的心里从未像现在这样坦然过,相比较耿耿于怀无法磨灭的过去,珍惜当下岂不是重要许多?


她进了厨房,做了几样小菜,都是大强爱吃的。照例,做好饭她站在门口向路口望着。


大强一路小跑着回来,看见她的妻在日光的照耀下显得那样白皙动人,他冲她挥挥手,她回她一个微笑。


如此,正好。

·END·

-作者-


红茶馆的红,熬不出鸡汤,写不来金句,只会讲故事和带娃的孩她妈。公众号:有间红茶馆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