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霸州}白菜炖猪肉这道家常菜,为啥还是30年前的好吃呀

霸州印象2019-01-16 06:31:53

从前有一副对联,上联是:百菜唯数白菜美,下联为:诸肉独有猪肉香.


那个时候的人们,如果能吃上一顿白菜炖猪肉,绝对称得上是豪华大餐了。大碗的白菜炖猪肉,热气腾腾的碗中,白白的白菜帮,绿绿的白菜叶,红的白的大猪肉块子,香气四溢,曾经让多少60、70后垂涎欲滴吆.

不知怎得,如今,再吃白菜炖猪肉,就是大不如从前。无论是自己家里做的,还是在大饭店里吃的东北乱炖,都感觉不如从前的猪肉炖白菜爽口。其实从前人们做的饭菜,调味品就是油盐而已,远不如现在调味品丰富,为啥就没有从前好吃呢?

是生活富裕了,吃饱了撑的;再不就是年岁大了,味蕾减退了。为啥如今油多了,调料全了,吃将起来越来越不如以前了呢?说真的,这些全不为。究其根由,我认为关键是白菜变了品种,生猪食了速生饲料.

“头伏萝卜末伏菜。”伏天种上,“小雪砍白菜”这些都是农家人晓得的。白菜们在这多时间享受大地的滋润,太阳的温暖,劳农的关爱,那营养全部吃透进了片片叶脉里,整个生长期腰部捆绑两至三次草绳到了成熟期,棵棵三十几斤,一个成年小伙子踩在上边,不歪不凹的,那心如砖头般硬。砍到家去在院子中头向上一个个排放好,再在寒风中让它出出汗水,天气真的上大冻了,才放进屋中将它的腚朝墙码放在架子上,那时老百姓的屋也没炉子取暖,比在院子里稍强些。这样经受过寒气的白菜就别有一番风味了,它便成了一家人冬春半年的美菜。

过去的猪也不是现在的猪,那时的猪有圈,一口二百多斤的猪最少得养两年,一户养个一两口,吃的是人的大便与野菜。一到冬天,人都食不果腹,猪就喝点热泔水上边放点糠麸,冬天的猪只慢慢长个架子,是长不了多少肉的,一般饿不死就万福了。那种猪出的肉,质感细嫩,营养丰富,口感香滑,食而不腻。
权衡起来,过去与现在的白菜与生猪的差别,化肥与饲料是一个小方面,生长期是个大方面。现在一棵几斤的白菜,二十几天熟了,一口二百斤的生猪,五个月出栏。如此这般,美与香不缩短了许多才怪呢。
一切在提速,不但人成为快节奏,肉菜也拼命长着,相比之下,产量高了,质量差了。现在的城里人吃食口味对“土”“笨”“野”“老”的东西倒热衷了起来,什么“土鸡”“笨蛋”“老玉米”“野生菜”呀,读起来津津有味,品起来赞不绝口。只可惜,现在还有卖的,但是都仿佛串了味,比起从前那般真正的几乎太少了。至于现代的年青人,怕是再没口福享用过去那种至纯至真的美白菜炖香猪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