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龙城的冬,巴渝的夏

针有意思2019-08-09 16:50:16

 

Am 7:00

早晨七点的天黑的像夜晚,Y先生却睡不着了,胡乱摸到眼镜就下了床。

稍微掀开窗帘,龙城周末的清晨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暴露在视野中。昨晚好像下了点小雪,薄薄地积在窗台和远处路灯的灯盖上,橘黄色的灯光像是要随着这沉静无人的街道一直延伸到黑暗没有氧气的尽头。

窗边传来的一阵冷意,Y先生这才赶紧合了窗帘,哆哆嗦嗦地跑回床上穿了一条加绒的秋裤。

旁边的妻子像是醒了,睁着惺忪的睡眼。

“Y,几点了?”

“才七点多,你再睡一会吧。”

说完,Y先生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悄悄走到女儿的房间,帮她掖了掖被角。



C小姐被闹钟铃震醒,嘟囔了几句,把闹铃关掉藏在枕头下,翻个身继续睡。

蓦然,踢开被子就下床,慌慌张张起身拾掇衣裳,再不抓紧,上班要迟到了。才捡起了被自己踢倒在地的被子,恍然想起今天是周六。

可躺在床上也毫无睡意,她揉揉惺忪的睡眼,走到阳台打算给吊兰浇点水。

晨雾笼罩着这个城市,白茫茫一片宛如跌落至云雾仙境。远处的厚云中央裂了一个口似锦绣被剪开了,淡金色的光一泻而下。

看起来是个好天气。

C小姐心情不错地照着镜子涂了淡妆,想起昨晚的看得美发教程,尝试着编了一个新发型。她满意地摆弄了一个照型,自拍了几十张,挑选了一张最合适的,发在了微博上。

随后看了眼天气预报:晴,30-38度。

她打开衣橱,仔细挑选着,却怎么也无法中意。才想起一段时间没有添置新衣。

C小姐琢磨着,发了条消息给密友,不久收到了朋友的回信。这才满意地收起手机。

 

Am 8:00

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奔驰在渐渐热闹起来的街道上,车内,穿着厚厚黑色羽绒服的女儿哈气连天:“周末怎么连个懒觉都不能睡啊?……”

Y先生看了看后视镜:“平时还睡不够?”

女儿一瘪嘴,不说话了,在充满雾气的玻璃上不知道画些什么。

羊汤馆总是开的很早,还没进店,一团团热气就从门口扑了过来,还夹杂着些羊肉和某些油炸食物的香气。

“老板,三碗羊汤。”

“好嘞!”不知道是谁在那团雾气后面喊了一声。

羊肉、粉条、白萝卜和香菜,深红、白色和绿色,这似乎是冬日的绝配。如果你在某个寒冷的清晨喊人去喝一碗暖暖和和的羊汤,想必没有谁会拒绝。至于Y先生这种大胃口的人,每次再续两碗已经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我们去爬山吧?”妻子突然提议。

没有人提反对意见。

东山不大,来回一上午就可以走完步道。以前女儿还在本地上学的时候,他们三人经常出来爬山,龙城周围大大小小的山,近一点的,崛围山、二龙山;远一点的,娄烦的云顶山、晋城的王莽岭……他们都多少爬过几次。

前几日的雪还没化,步道上便结了冰,Y先生踩在路旁还没有人走过的平坦洁白的积雪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像是新雪旧雪交叠,又像是易碎的树枝和枯叶,听起来有种莫名的舒服。

走到高一点的地方,向远处望去——即使昨夜下了些雪,空气却仍旧不见好转,龙城上空层层叠叠灰黑色的雾霾像是一双巨大的蝉翼,阻止着这苟延残喘的困兽逃脱。周围的山游走在那层罩子外,深灰浅灰明暗交接的排布着,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便显得愈发沉寂,是的,那份只属于北方冬日的沉寂。

太阳终于上来,步道也爬了一半多,Y先生额头上微微出了些薄汗,看着身后和妻子挤眉弄眼说悄悄话的女儿,恍惚间觉得这画面仿佛静止了一般,温暖而熟悉。



C小姐伸了个懒觉,依旧困意倦倦,打着哈欠,拉开冰箱,却只见里面空空如也。

她挠了挠头,昨天看剧似乎连零食都吃掉了。

于是C小姐简单拾掇一下就到楼下的摊子铺点了个豌豆杂酱面。

“老板,来一碗豌杂,干熘重辣。”

老板爽快地应和了。

清晨最幸福的时光莫过于一碗小面下肚。

小麦面粉的香气混杂着花椒的麻辣,鲜嫩的豌豆与肉末交加,面条上铺着一层葱花,青翠欲滴,红油为底更让人食欲大增。

C小姐吃得热汗淋漓,却也抵挡不美味的诱人,又向老板要了碗葱花汤尝尝。

解完馋,便接到了密友的电话,约好了时间地点。

C小姐折回家中,倒腾了衣柜,终于找到较为满意的衣裙。又美美地补完妆,才离开赴约。

她乘着轻轨前往解放碑。

轻轨跨江而行,雾气渐散,巴渝像个调皮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来,半遮半掩,惹得人想拂去它的面纱一探究竟。

解放碑热闹不减,游人络绎不绝。

C小姐与密友打趣着笑闹,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口袋,收获满满。

Am 12:30

从山上走下来已经十二点半了,Y先生看了看表,发动了车子。

中午的街道与清晨相比仿佛两个世界,远处商场音乐嘈杂、近处公车货车轰隆而过、路边不知道哪个调皮的小孩又动了别人家的电动车,花样百出的警报响个不停……神奇的是,这些本都应该是很尖锐刺耳的声音,在龙城的调和下,竟然有了一种莫名和谐的共鸣。

转弯时,Y先生眼角偶然瞥见一两个结伴同行穿着深蓝色校服的孩子,不由得想起就在一年前女儿也穿着相同的校服,每天清晨坐在副驾驶上,一边打瞌睡,一边狼吞虎咽着妻子做的三明治……



一路行至中午,密友介绍了一家川菜馆。C小姐跃跃欲试,兴致极高。

C小姐在老板的推荐下选择了几个经典的菜,水煮肉片必不可少,辣子鸡,灯影牛肉,夫妻肺片也各有一番风味。

辣椒是川菜中必不可少的元素。菜品在鲜红的辣椒点缀下格外诱人,青色的花椒更衬菜色的鲜亮,跳跃的色彩夺人眼目,夹起一块触及舌尖,酥酥麻麻一瞬就勾住了你的味觉。麻辣鲜香的美味让人欲罢不能。

除此之外,C小姐喜欢上这家店的理由还有它的羊肉格格。层层叠叠小巧玲珑,羊肉用米粉包制而成,上面覆有香菜叶,底下埋有马铃薯,外层还滚了层辣椒粉,麻辣四溢,香嫩可口。

Pm 2:20

中午妻子做了饺子,猪肉韭菜馅。

原来的分工总是Y先生擀皮、妻子包馅,现在女儿也加入进来,一会跑来帮Y先生擀皮,一会又跑去帮妻子包馅,有小老鼠样的,有荷叶样的,还有扇子样的,大大小小竟然也摆了一面板。

窗外暖黄的阳光透过阳台的玻璃照射进来,投影在妻子和女儿的发丝上,明晃晃的,好像某种捉摸不到的飞蛾。

外面菜贩和每日定时收旧电器的吆喝声对室内丝毫没有干扰,Y先生还是和女儿乐此不疲的互相斗嘴,妻子则在一旁时不时地假装板起脸来斥责两人一声,再去看看锅里鼓起来白花花的饺子有没有扁下去,看看如果水沸腾起来,还要不要再添一碗水……这边,女儿已经将蒜捣好,醋香四溢。

周末的午觉总是很长,因为龙城的天总是灰灰暗暗,冬天黑得又早,让人分不清时间,一睡就容易过头。

一觉醒来,Y先生觉得头脑有些发涨。起来伸了伸懒腰,便去叫女儿起来下五子棋。



阳光格外毒辣,刺透葳蕤的小叶榕,照得人头皮发麻,空气中热气流动,C小姐的额头渗出了密密的汗珠。

她与密友说着闲话,向小道拐去。

步入巷子却分外清凉,藤萝爬上了砖墙,院里的黄桷树伸出枝桠为行人遮荫。

老人向来爱去茶馆喝茶歇凉,拿着一柄蒲扇,就能说尽三国纷乱江湖万千。

茶香氤氲,C小姐约着三五好友搓着麻将,讲讲生活的趣事,倾诉一些无奈。

时不时来个自摸清一色,心里也乐呵一阵。

Pm 6:30

太阳已经完全地落下去了,在两栋高高的楼房之间,只留下一片淡淡的水红色,若有若无地衔接着上方浅蓝色的天际。

三人只觉得下午睡得昏沉,不约而同地同意一起出门散步。

冬天凛冽的风毫不客气地刮在人脸上,隐隐还带着些暗中流动的黑色颗粒,Y先生一个冷颤,便掏出了口袋里的口罩。女儿也围着厚厚的围巾,把头缩在大大的兜帽里和妻子聊着天。

她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Y先生想。

路边的小商小贩们这个时候也热闹起来了,冰糖葫芦、鸡蛋灌饼、臭豆腐、涮牛肚、烧烤……各种小吃叫卖不绝,一阵阵混杂的香气不由得叫人肚子咕咕直叫。街上的人也多了,或者是骑着电动飞快地一闪而过,或者是停留在小路两旁买些蔬菜水果,为晚饭做准备。



C小姐素来运气不错,今天手气更是极好。几盘下来,赚得满盘金箔。

傍晚时分,热浪袭来,汗珠渗湿了衣裳,粘粘的怪有些难受。

一行人提议去附近的火锅店大吃一顿,又嚷嚷着让手气好的C小姐做东家,C小姐哑然失笑,拗不过众人只好答应了。

C小姐尤爱以前的老火锅,九宫格,香牛油。肉片在红辣辣的油锅里翻滚,让人垂涎,吃在嘴里尽是酥嫩的质感。

毛肚鸭肠是火锅中不可缺少的灵魂菜色,夹起一块,在滚烫的锅里涮上一小会,酥脆麻辣,鲜香诱人。裹着一层红油,镶嵌着辣椒花椒,再放在蒜味油碟里浸味,吃在嘴里弹性十足,仿佛舌尖正迎来一场欢庆盛宴。不过这一定还要趁热吃。

再来一口冰冻唯怡,历经了火焰的炙烤,又得到冰雪的洗礼,从火焰山跳跃至冰山一角,口中的美感让你流连忘返,是一番爽朗酣畅淋漓。

Pm 8:30

煮小米粥的锅噗嗤噗嗤的冒着热气,Y先生掀开锅盖瞧了一眼,对屋里喊道:“我炒菜了啊。”

“炒吧。”妻子在里面回道。

热锅冷油,Y先生便开始炸切好的猪肝。女儿在外地上学,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回炸猪肝,Y先生虽然每天和女儿拌嘴,但是女儿每天抱怨在学校吃不到的东西他可都悄悄地记在心里呢。

说到炸猪肝,也讲究一个火候,过了会焦,不到会生,Y先生现在也算是这方面的行家了,炸出来的一片片猪肝都是外焦里嫩、松脆酥软,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炸完猪肝,Y先生又炒了两样热菜,配着买回来的油酥饼,小米粥上桌,便是晚饭了。



夜幕低垂,友人也纷纷离去。

C小姐这时接到了男友的电话,自从上次和男朋友闹不和已过去一周了。C小姐嘴硬心软,想解释一番,奈何抹不开面子,上次不和而散,不知道男友是不是还怀记在心。

如果这次再见面,她一定会先行道歉。

从小道一路走下来,路过了洪崖洞。

它依山就势,沿江而建,十一层高的吊脚楼挂着错叠的明灯,交相辉映灯光如昼。

高楼耸立,星辰闪烁,江面铺了一张金色的绸缎,游行的船只留下水波痕像是在为织锦绣花。

而滨江路上站立的那人,身姿如旧。他朝着C小姐走来。

C小姐见状,又忍不住抱怨,这人不理不问,如今作出这般姿态又是何必。

自己吐槽了片刻,却见撞入了一双温和的双眸,它含着歉意和不舍,C小姐羞赧地扭过头。

男友无奈地揉揉C小姐的头,说了声抱歉。

C小姐眉头紧锁,哼了一声。

街上的行人不多,路边杂草丛传来微弱的蝉鸣,宁静得像演奏着一首摇篮曲。

静谧中,男友似乎听见有人说了句——

“对不起。”

Pm 10:10

夜幕已深,客厅里,Y先生三人正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影,哈哈大笑和惊呼声不时地传来,透过重归寂静的街道,惊动了夜幕中暗藏的生物。

电影结束,女儿回了自己房间,Y先生便坐在沙发上和妻子聊天,时不时也拨弄一下手机。

时钟上的秒针还在一刻不停地转着,方才还充满着音响特效和绚丽灯光的屋子好像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像是这座龙城里千千万万的屋子那样,最终归服与宁静,像是归鸟。

男友把C小姐送到她家楼下。

街边的烧烤店正红火热闹。

大排档飘来的香气,让C小姐减肥的念头又打回了被窝里。她拉着男友直奔目标。

扇贝脑花黄喉再加上冰啤酒,扑哧扑哧地吃着烧烤,香脆入味,配上泡椒油辣子,外面铺上一层厚厚的辣椒面,爽滑可口,和身边的人说着闲话,惬意而又美好。

    路边的霓虹闪烁,近旁是喜欢的人和美食,C小姐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Pm 11:30

女儿和妻子已经睡下,Y先生在客厅打完几遍太极拳,微微出了些汗,这才洗漱睡觉。

冬日龙城的夜很黑,也很静,却叫人无法入眠。在这种极静的包围下,Y先生却听到了那些来自远方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清洁工人在打扫冷清的街道,又像是喝得烂醉的人拖着步子行走,像是流浪狗摇着尾巴,又像是灯光坠落地面。

这种时候不免伤感,也不免怀念。但伤感什么呢?怀念什么呢?Y先生觉得似乎一时间也想不出来,但他总归是知道的。

又是龙城的一天。



和男友告别后,C小姐回到家中,换了身舒适的家居服,卸了妆贴了张面膜,就在阳台吹吹风。

楼下的猫狗们此起彼伏的叫声,争夺着自己的领地。有几个酩酊大醉的人互相搀扶的,时不时对月高歌。

似乎想起了什么,折回房中,从书架中轻轻取出一个厚实的日记本。

翻到新的一页,拿着钢笔撑着自己的下颌,明明心中有一堆的话想倾诉,却怎么也无法用笔来记录。

倏尔,C小姐嘴角带着抹狡黠的笑,迅速地写了几个字,笑眯眯地欣赏了一阵子。又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

又是巴渝的一天。



注:巴渝(重庆)by晚晚月

    龙城(太原)by RG





                  你关注或是不关注,我们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