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梦少年

第五星宫2018-08-05 17:33:02







梦少年








Campus   


Love

预计阅读时间:15min




1

眼保健操的音乐结束,江雅睁开眼,照例将请假条递给了班里的值日生,看着同学们纷纷走出班级前往操场做广播操,她仍坐在座位上,抽出压在笔记本下的日记本,弓着背趴在桌上奋笔疾书,声泪控诉今天化学课上前桌小情侣卿卿我我影响她学习心情的行为。

记日记是江雅一直以来的习惯,也是唯一真正坚持下来的事情,相比运动、背单词、练字之类的事情,果然还是记日记最简单。

然而到了高中学业压力极速飙升,江雅也只能忙里偷闲见缝插针地记些流水账。当然,更多的时候,她会巧妙地利用自己和班长的裙带关系搞到请假条躲开广播操,闷在教室记日记。

日记还没写完,倪梦岚就第一个冲进了教室,气还没捋顺就狠狠地拍了拍江雅堆满课本的桌面。

“江雅雅,你今天不去做操真是个错误的决定,你错过了一个大新闻!”倪梦岚语调高扬,一脸兴奋。

“哦,你说。”江雅淡定不已,心里最惦记的还是现在广播操已经做完了,而她还没记完今天的日记。

“我可是特地跑回来通知你的耶,稍微认真一点好不好。”倪梦岚无奈地抓住江雅的肩膀,疯狂摇晃。

“你快说吧,我不写了。”江雅无奈地放下笔,合上日记本,心里暗念,一定要把这个丫头的疯癫行为记进日记里。

“六班今天转来了一个非常好看的男生,好看到他去做操的时候周围所有女生都在偷瞄,下操的时候好多女生往他那边围,现在他应该也在往教学楼走,赶紧出去的话应该还能看到他!”倪梦岚捂着脸兴奋不已。

江雅无奈,这种像是言情小说里男主因容貌出众而引得全校女生围观的恶俗剧情,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实里。大家一般都是多看几眼或者有勇气一点的要个联系方式,倪梦岚一向说话三分事实七分夸大,这盛况和那个男生的相貌,恐怕没那么夸张。

“快走吧江雅雅。”倪梦岚拉住她的手,将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江雅无奈地跟在她身后,通过楼梯往楼下走去,她所在的班是实验班,和普通班不在一栋楼,不过却在普通班教学楼的必经之路上,一下楼倪梦岚就拉着她逆着人流往主路上走。

“看。”倪梦岚使了个眼色。

确实有个没穿校服,身材颀长一身运动衣的男生在人潮里前进,周围许多女生的目光不断向他飘去。

江雅眨了眨眼,那个男生一头黑发,额前略显厚重的刘海遮住了眉毛,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让女生也自愧不如,精致漂亮的鼻子和红润有光泽的嘴唇更是在他细腻的皮肤上锦上添花。

江雅吸了一口冷气。

“喂,看呆了?”倪梦岚拍了拍她的肩,“一开始还死不情愿,现在怎么样?”

“啊……他叫什么?”江雅回过神来。

“唐宋,唐宋元明清的唐宋,这可是我从特殊渠道得到的第一手消息。”倪梦岚压低声音小声说。

时间不早了,路上已经没什么人,江雅就跟着倪梦岚一起返回教室。可路上她却心不在焉,完全搭不上好友的话。

她在想唐宋。

江雅是一向不相信命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的,可今天见到了那个男生,她却犹疑了起来。

大概在半年多以前,她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帅气的转学生少年,转学到了她所在的班级,他们成为了关系亲密的朋友,还一起经历了几次冒险。江雅喜欢他。

虽然江雅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梦记录了下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也越来越模糊,梦少年的模样也不那么明晰了。

可今天一见到唐宋,他的容貌就和梦少年的模样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

这或许很难用更客观的方法解释,但是她就是知道,唐宋有着和梦少年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的外表。

江雅在日记本里记录道:“梦少年,你好。”


2

后来在餐桌上得知了此事的倪梦岚语重心长地告诫江雅:“梦和现实不一样。”

江雅无奈地笑了笑:“我当然知道梦和现实的界限了,我也不至于傻到妄想梦里的都是真的。”

“可你最近都有点怪怪的,别老让人担心啊。”倪梦岚叹了口气,漂亮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毕竟遇到了一个和梦里的人长相一模一样的家伙,虽说剧情不一样,但这对我的世界观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江雅只好老实交代,她现在每天都在担忧做梦梦到宇宙崩塌。

“我明明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江雅趴在桌上无力地哀嚎。

听闻此言,倪梦岚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附和说:“也是,毕竟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堪比中彩票。”

“嗨,算了,赶紧回去上课吧。”倪梦岚将最后一口豆浆喝进肚子里,揉皱豆浆杯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走了走了。”江雅也把杯子里的八宝粥嘬了个干净。

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唐宋竟然出现在了他们的兄弟班里。

刚吃坐回座位的江雅听着周围同学叽里呱啦地热烈讨论这一重大新闻,顿时大脑短路呆在当场,上课铃响起她才缓缓回过神。

身材微圆的班主任推了推眼镜,在短暂的班会时间解释说,唐宋由于成绩优秀,现在转进了实验班。

江雅听着一脸震惊。

成绩优秀?唐宋转来正樟中学也才半个月不到,期间一次月考也没有,怎么就看出成绩优秀了?再说,为了避免教学进度差异带来的影响,学生调动一般只会在新旧学期交替的时候进行,这正是期中考试之前的时间,为什么这个时候调动?

坐在江雅左前方两排的倪梦岚回头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江雅毫不客气地回了一个白眼,这丫头脑回路是不是有点奇怪,怎么满脑子都是恋爱呢。

底下同学们窃窃私语起来,看来也有不少人从这件事情里品味出了一丝独特的意味。

这个唐宋,真是奇怪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江雅在自己的日记中如此说道。


3

江雅在唐宋转入学校,甚至调入兄弟班的情况下都还勉强能稳住自己的心情,但她在走廊上与唐宋擦肩而过时,心跳就难以控制地如同脱缰野马。

“咚咚咚咚咚咚”

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江雅差点撞到拐角处的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已经神情恍惚了。

回过头看去,那个穿着松松垮垮校服外套仍然不掩天姿国色的少年已经不在走廊上了。

江雅叹了口气,双手十指交缠,刚刚心跳过速,究竟是不是纯粹因为惊慌?

坐在食堂的饭桌上,江雅用筷子尖来来回回地戳着拉面碗里的鸡蛋,终于把自己心里的疑虑说了出来。

倪梦岚听到她的坦白反而表露出一丝失望:“还以为什么大事呢,结果还是你的梦少年。”

江雅心里憋了很久的弯弯绕绕让闺蜜这么嫌弃,垂着头继续戳鸡蛋。

“你的梦少年都从天而降到三班了,你就不能努努力把剩下一步迈出去?”倪梦岚狠狠地拍了江雅拿筷子的手,吓得江雅把手缩了回去。

“你之前也说过,唐宋又不是梦里的……”江雅弱弱地开口。

话还没完,倪梦岚就开口打断了后面的话。

“确实不一样,可是让你小心翼翼地揣着小心脏,还别扭兮兮不好意思说的,不是唐宋是谁?”

“当时是不让你把之前梦里的事情当成真的,你还拿这话来堵我了?你喜欢的梦少年,是梦里那个还是眼前这位?”

倪梦岚絮絮叨叨个没完,活一副教育自家傻闺女的架势。

“也不算喜欢啦……我就是有点纠结……”江雅听她扯到恋爱上,忍不住反驳。

对面的倪梦岚好笑地看着她:“江雅雅,你老实告诉我,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一点也不想恋爱?”

“咱们不是学习忙么……”江雅忍不住接口。他们都在正樟的理科实验班,现在又已经进入高二了,学业压力也跟着水涨船高。

“你又转移话题。”倪梦岚气得叉腰。

“我不说了,我听你说,”江雅翻了个大白眼,讽刺说,“听你把所有事都扯到恋爱上。”

“说正经的,不管如何,你去接触他一下试试看不就好了?要是你真的不喜欢他,全当交个朋友,要是你对他有意思,不妨争取一下试试。你现在觉得心情复杂看不清感情,你早晚又看清的一天。”倪梦岚一脸严肃地说道。

既然倪梦岚没有继续她的全盘恋爱观点输出,而是正正经经地讲了自己的看法,江雅听了觉得有理,起身准备把餐具送到回收处,硬是被倪梦岚按着吃了碗里的蛋,才放她起身。

等到回到自己宿舍午休的时候,江雅突然觉得不对。

接触一下试试,让她一个全年级只认识自己班人的社交废物怎么接触啊?况且人家这么帅气一小帅哥,怕不是天天有姑娘搭讪,自己哪来的资本跟人家交朋友?

这个倪梦岚真是可以,先是满脑子恋爱把什么烦恼都扯到恋爱上,好不容易提点意见还超级不靠谱,江雅气得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最后抽出日记本。

江雅咬牙切齿地在日记里记录道:“再也不要试图从倪梦岚哪里得到人生指导了!”


4

江雅一直挺羡慕那些在学校社交里如鱼得水的人,每个年级都有那么几个风云人物,一旦提起他们的名字,很多人都会会心地一笑。

唐宋这种因为外貌而被熟知的情况是其中非常少见的一周,更多人是像班长大人那样和谁都能聊得来的类型。

虽然和班长大人从小学起就是一个班,甚至当过好几年的同桌,关系一直很好,但江雅就做不来。

班长大人认识实验班几乎所有人,走在楼道里要不停打招呼,高一就进入了学生会,现在是学生会的生活部部长。

江雅也试图从班级做起和大家搞好关系,可纵然常常把微笑挂在脸上,也对同学有求必应,可她还是失败了。江雅认命的机缘在上个学期期末的三好学生评选,尽管她有着年级前二十名的分数,也在人际方面尽她所能,也没能入选,值得一提的是,评选比例是10/69。

果然做不来,江雅自认社交废物一枚,和班长大人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江雅觉得如何让唐宋认识自己实在是天大的难题。

不过就算是社交废物也有机会与邻班的同学接触。

机会就降临在江雅早上请假走操的时候。

学校要求所有学生早上跑操,不过请假的话可以在小广场走操,省下两圈的功夫。不过虽说是走操,其实是大家排排站在小广场上早读,人多地少,实在走不动。

江雅就在这里遇到了唐宋。

在值日生的安排下,所有走操的学生都按班级顺序排好,然后交了假条。

江雅所在的二班只有她一个人请假,在她旁边就站在唐宋,三班也只有唐宋一个人请假走操。

实在太巧了,简直像是上天安排的机会一样,除了江雅腹痛到不想说话这一点微小的瑕疵之外。

没错,江雅痛经,痛得天昏地暗神志不清嘴唇发白面无血色。

难得旁边站在唐宋,两个人还都没有带着早读的卡片或者小本子,不聊天简直对不起这个配置。

江雅心里苦,苦的宛如被强迫着喝了二百五十毫升装藿香正气水。

藿香正气水真难喝啊,江雅心里想,小时候有次被亲妈按着喝了一管,结果果然没中暑了,她吧唧躺地板上不动了,毕竟以前爹妈忽悠她毒药特别苦不能吃,她就以为亲妈给她灌了毒药。

想着想着,江雅又突然有点想笑,她小时候也太傻了吧,可怜她一个如此天真的小姑娘被爹妈忽悠地团团转。

虽说天才蒙蒙亮,可唐宋借着广场的灯将她脸上风云变幻的表情尽收眼底,复杂的目光里包含着关爱智障以及是不是吃错药了的好奇之情。

江雅迟钝地注意到来自唐宋的目光,脸上狰狞的表情瞬间烟消云散。

江雅一时间有点呆滞,解算三角函数,算洛伦兹力,配平化学方程式的时候转得飞快的脑子,这个时候突然宕机。

江雅雅,快说点什么。她告诉自己。

“我叫江雅。”她说了句不能更尴尬的台词。

唐宋没回话,悠悠地把头转了回去。

江雅顿时一脸绝望,唐宋肯定听到了的,可是他不想回话,大概是因为自己突然罢工的大脑想了一句糟糕的搭讪吧。

她在今天的日记里写道:“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猪队友。”


5

江雅深知自己搞砸了一次接触唐宋的机会,事后每每想到之前自己愚蠢的脑回路就忍不住懊恼,就像自己每次跟人吵架之后日常后悔发挥不好一样。

周末的半天自由活动时间,在倪梦岚的怂恿之下,江雅难得地跟着她往地铁站方向逛街去了。

正樟中学远在郊区,在全校师生的购买力作用下,学校外只有一条比较热闹的街市,要往人更多的地方去,就得在近一个小时路程远的地铁站附近了。

活动范围一向局限在在校外一条街的江雅,破天荒地跟着倪梦岚去了地铁站附近的商厦逛街。

江雅被倪梦岚缠着出来逛街,本来就有点不太愉快,没成想倪梦岚刚逛街半小时就嚷嚷着肚子疼。

几番沟通下来,倪梦岚回学校歇着去了,而此次投入了巨大沉没成本的江雅决定多逛一会儿再回学校。

刚刚送这位生病的小祖宗上公交车,江雅就在街口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型,那个发型,还有那个习惯性的揣兜动作——不是唐宋还能是谁?

可是唐宋正推着一辆摩托车过来。

江雅的第一反应是:妈耶,他有驾照吗?

随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发现了唐宋的什么小秘密。

空无一人的公交站台上,只有江雅一个人,唐宋果不其然也发现了她。

“江雅。”唐宋伸出左手同她打了个招呼。

“哎?”江雅被唐宋记住她名字的惊人事实所击中,脸颊滚烫,烧得大脑瞬间停机。

“别告诉其他人哦。“唐宋笑眯眯地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江雅没来得及动用自己的大脑,就脱口而出:“好啊。“

话说出口半秒钟,她的大脑出来刷存在感提醒她要矜持。

江雅为了挽回自己恋爱脑的形象,脱口而出:“那个,你有驾照吗?“

啊!江雅握紧了双拳,她刚刚说了什么?聊点别的不好吗?为什么把犯法的罪行往唐宋头上挂?虽然确实非常在意这一点……

“那就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唐宋歪了歪头,“我真的有驾照。“

等一下,江雅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暂停功能来争取一点动脑的时间。唐宋一个高中生哪里来的驾照?他成年了?

不会吧……

江雅从上到下好好地将唐宋打量了一番,也许是颜值比较高,确实难以判断他的真实年龄。

“别拿那种看菜市场猪肉的眼光看我啊。“唐宋被江雅的目光扫视,深切地体验到了惊恐之情。

江雅的笑点被这个比喻戳中,忍不住笑出了声。

唐宋翻身坐上摩托车,将之前放在车座上的头盔取下,戴在头上,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大概只有一句话的机会了吧,江雅连忙开口:“再问一个问题,你就这么相信我能给你保密吗?”

唐宋沉吟一会儿才悠悠开口:“我是想,你的梦少年拜托你一件事,你应该不会拒绝。”

“啊咧咧?”江雅被“梦少年”一词震住,大脑一时无法接受唐宋知晓这件事的现实,她明明只告诉了倪梦岚一个人。

唐宋笑而不语,发动摩托,留江雅一个人在路口吃尾气。

很久之后,江雅才得知,那次她和倪梦岚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唐宋就坐在她正后方的位置,把她们的对话听了个一干二净。也难怪倪梦岚当时大谈特谈梦少年的事情,最后离开时还硬是拉着她把碗里最后一个鸡蛋吃完了。

江雅痛心疾首地在日记里记录道:“倪梦岚我错怪你了,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6

倪梦岚经常说:“命里有时终须有,该来的早晚会来。”

江雅经常一脸嫌弃地与她互怼,说:“那命里没有的等再久也不会来。”

唐宋对于江雅,就是那种说不清到底在不在命里的存在。

在走廊上遇到唐宋,唐宋会笑着喊她的名字,有时候还要学着倪梦岚的样子叫她“江雅雅”。

江雅听他喊自己的名字,笑意总是忍不住爬到嘴角,然后用略微上扬的声调回应说:“hi,唐宋。”

这样,勉强算是成为朋友了吧,江雅心想。

江雅开始注意自己的仪表,早上出门前会习惯性地整理领口,避免校服外套的领子压在里面,从课桌上起身时也要看看袖口有没有沾上纸屑。就连经常被倪梦岚吐槽的歪歪扭扭蜘蛛爬体字,都有了逐渐端正的趋势。

她摸清了唐宋大课间去操场做操的时间,每次上午眼操结束,都会留在教室再背四分钟古文,然后走出门去,就能在楼梯口遇到刚好下楼的唐宋。

江雅每每压住内心计划得逞的窃喜,笑着打招呼说:“好巧啊。”

唐宋也会客气地回应:“确实好巧。”

然后江雅就能借机多和唐宋聊几句天,如果运气好,甚至可以一路边走边说,一直走到操场上指定的做操位置。

学生时代的喜欢,就是见到他就笑,见不到就想他。

虽说只是点头之交,但江雅仍然期盼着每一次相遇。

江雅基本能一天见到唐宋一次,见到他就会和他分享自己身边的事情,从某道题目的诡妙解题思路,到物理老师的恶意卖萌,从新得知的文人轶事,到同学令人捧腹的智障言论,想到什么说什么。

虽然每次聊天都非常短暂,但是能和唐宋分享一两件事,江雅就高兴地要命,心情好得如同天空中轻飘飘的氦气球。

唐宋通常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但也从来都认真听了她的话。

期中考试过后,江雅向唐宋发牢骚说自己的物理科目一道大题的解决思路走错了,愤恨地简直恨不得割掉头颅回炉重造砍号重练。

唐宋见状笑着问:“你就这么在意成绩?不都已经在年级前二十了?“

“真的很遗憾啊,我还挺喜欢物理的,我明明再认真一点就能做对的。”江雅挠挠头。

唐宋闻言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立刻严肃了起来。

唐宋笑起来的时候很迷人,认真的样子也好看。

有时候倪梦岚的直觉还是挺准的,江雅起初对待唐宋的心态属于又惊又喜,惊讶于类似超现实的情节,又为此感到喜悦,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了最初的纠结,对待唐宋,满满的都是小心翼翼的喜悦。

江雅在日记里记下:“恋爱都是少女心。”


7

来自其他人的助攻总是出其不意令人窒息。

没过多久值日班就轮到了江雅所在的二班,在分配每个人对应的值日班级时,三班成了女生中的热门候选,班长大人站在讲台上在环视一周大家高举着的手,点了因为自知之明而没有举手的江雅。

女生们哀叹着向江雅投去艳羡的目光,江雅突然有点感谢她和班长大人多年的革命情谊,当然说难听点就是她给班长大人抄作业,班长大人利用职务之便屡屡偏袒江雅。

江雅对班长大人满怀感激,特地点了学校对面的紫菜包饭上供给班长大人,在社交方面资质驽钝的她并没能了解到班长大人的小心思。

彻底明白班长大人纯粹是希望她快点和唐宋在一起,好把倪梦岚旁边的位置让开,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有了职务之便,江雅就能名正言顺地在上午下午两个大课间走进三班的教室,尤其是在全班都在做眼保健操的时候,可以正大光明地欣赏唐宋的美貌,只可惜作为值日生,她更重要的工作是宣读通知和在黑板上写寄语。

江雅站在讲台上,往黑板上书写每日寄语,在前桌这位追求唯美的文艺委员要求之下,今天的寄语足足有一百五十字,不擅长写粉笔字的江雅一直写到眼操结束都没能写完,白白损失了一次看唐宋的大好机会。

不忘在内心给前桌画圈圈诅咒前桌,江雅终于给这段话画上了句号,丢下粉笔头的时候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抬头却看见唐宋正站在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江雅被唐宋这么盯着,又开始不知所措。

唐宋却借着身高优势低头看她的头顶,感叹道:“你的发型果然每天都不一样啊。”

江雅内心的粉红泡泡瞬间破灭,伸手顺了顺头顶的毛。由于不想每天早上早起五分钟梳头,江雅留着一头几乎可以不用梳的短发,在她不同睡姿的作用下,每次起床的发型都会有所差别,今天是左边这缕头发翘起,下次就是右边那撮毛咋呼。

“你还挺可爱的。”唐宋看着有些懊恼的江雅,笑着说。

江雅的粉红泡泡瞬间充足了气,轻飘飘地在空气中上升,脸颊不由自主地烫了起来。

三班班里人还多,江雅不想自己的局促不安被人看到,一溜烟就跑回了自己班里。

一进门就看到四班的那位学生会主席偷偷摸摸地往同桌的抽屉里塞零食。

“抓到现行。”江雅扶额。

“我这就走这就走。”主席讨好地笑笑,一溜烟跑出了空无一人的二班教室。

自从主席开始追同桌,同桌的抽屉里就塞满了零食,眼看着这位九十来斤的小姑娘体重朝着三位数疾驰而去永不回头,主席大人依旧殷勤不断,每次还要附带一张小卡片。

在同桌的分享之下江雅读过一次小卡片,看了十秒钟就被卡片上腻人的甜言蜜语羞得捂住脸颊不忍再看。

同桌就悠悠地开口:“你说我如果答应他了,他会不会就不对我这么好了?”

江雅对这种明明两情相悦还要再作一作的小姑娘表示一脸羡慕,主席大大的甜蜜攻势已经明明白白地剖析了自己的喜爱之情,而江雅心心念念的梦少年却同她保持着微妙的关系让她看不清心思。

江雅在烦恼之中记下了今天的日记,不忘在日记里记录:“梦少年,想知道你的心意。”


8

大概在唐宋来到正樟中学一个月的时候,学校里突然来了一群非常帅气的少年,每个人的美貌程度都不亚于唐宋。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是偶像天团一齐出现在学校吧。

没想到学校的保安也没有拦住他们,江雅正这么想着,就听倪梦岚说道:“听说他们是从行政楼过来的耶,不知道是哪位校领导的座上宾。”

江雅还埋头在日记本上记日记,就听着楼下的吵闹声越来越近,似乎是往楼上来了。

实在被闹得写不下去的时候,江雅跟着早已蠢蠢欲动的倪梦岚走出了教室,正好遇上上楼来的“偶像天团”。

一行人前拥后簇地就冲着三班的方向去了,江雅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心里一动,就跟着往三班的位置走过去。

人很多,把楼道围到水泄不通,江雅挤在人群里,不过几步路的距离就和倪梦岚分隔来开,耳边是窃窃私语的声音。空间狭小又吵闹,她觉得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唐宋信步从班里走出来,一个梳着马尾的男生见到唐宋就冲上去把他抱在怀里。

“终于找到你啦!”他一脸兴奋地说。

唐宋也不生气被人紧紧地勒住了脖子,笑眯眯地同来人一一打招呼。

“你们怎么过来了?不是让郝天别说的吗?”唐宋笑着问。

“他确实没说,”一个个子稍矮的男生答,“郝天发邮件告诉我们的。”

唐宋没忍住笑了出来,周围围观的学生也憋不出笑作一团,笑声震得整栋楼都跟着颤抖,江雅也在人群里笑个不停。

“你把律师留在国外谈判,自己就这么回来了,真不怕我们担心?”来人中带着眼镜,气质比较沉稳的一位皱着眉问。

“之前想的是合同谈好就回去,哪想到公司这么强硬。”唐宋耸了耸肩。

他们几人的对话大多数人都没摸到头绪,不过江雅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唐宋曾经间接承认,他已经成年了,已经不是高中生的年纪。

“我们可是一个team啊,你怎么能不和我们商量就一个人跑掉啊!”马尾少年一脸委屈地看着唐宋抱怨道。

“不是还没出道么……”唐宋稍稍推开马尾少年的侧脸,“如果律师谈判不成功,我不想影响到你们。”

眼镜男叹了口气,想要开口,却又什么也没说。

“不过你还真是了不起啊,竟然躲到这种地方,实在是太巧妙了吧!”小个子一脸兴奋地环顾四周。

“我叔叔是副校长,”唐宋撇了撇嘴,“我就在学校躲几天,我答应他不闹事的,没想到现在弄成这样。”

小个子环视一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概……没关系的吧?”

“我们来是想告诉你,郝天已经谈下了新合同,我们几个人的合同也会换新。”眼镜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江雅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大概。

唐宋果然不是一个普通学生,他应该是一个未出道偶像团体的成员,因为合同问题留下律师在国外谈判,自己一个人跑回国内,为了不被公司找到,躲在了学校。

果然,之前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唐宋莫名其妙被调入实验班,恐怕是听闻实验班管理更为严格,免去了有人把他的照片传上网络的麻烦。之前也觉得他对学习并不太上心,哪有学生早读什么也不带的。

正忧郁着唐宋或许很快就会离开这所学校,回归他原本的生活,江雅却听到唐宋笑着说。

“出道的时候自带女友会不会影响人气?”

江雅抬头,唐宋的目光越过人群与她的目光相交。

至于故事的结局,江雅在日记里留下几个字——“得偿所愿。”


我是

第五星辰

我想

讲个故事


摸鱼|摸鱼|摸鱼

脑洞|脑洞|脑洞

大坑|小坑|大坑

the5th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