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62】美食,是我们甄别和记忆一座城市的最好方式

徐言尚语2019-06-14 16:30:14

   肉麦饼、炒粉干、兰花根……啧啧啧,别说吃,就是听到这些食品的名字都得流口水啊。儿时的味道,也分别是永康和金华这两座城市的符号。

   肉麦饼,几乎是我的最爱,无论是梅干菜猪肉还是咸菜猪肉,我都喜欢,超级喜欢。所以直到现在,从老家永康回上海的朋友,还总是不忘给我带几个,也正因为这个,我的冰箱里一年到头基本都有正宗的永康肉麦饼。

关于肉麦饼,我最深刻的记忆还是我的二伯,一位残疾人,没有多少劳动能力,所以是穷人。他虽然穷,但是对我好。当年我应该还读小学吧,每过半个月他就会挑一担柴火去卖给砖窑,一般是五毛钱。然后他就带着我到城里,花5分钱给我点碗馄饨,再花一毛钱给我买个肉麦饼,而他自己只吃5分钱的馄饨。剩下的三毛钱,他就去买一小捆烟叶,拿回家用用刀切得细细地,再拌上点香油,用烟斗可以抽上半个月。他去世得早,但我还是怀念他。

如果说肉麦饼是永康的符号,那么炒粉干就代表着金华。关于炒粉干,我最深的记忆应该是我高中同学“和尚”,我们家虽然是两个不同单位,但离得特别近,我爸又经常要出差,一出差我就住到他家。经常晚上聊着聊着就饿了,那时候我们都没什么钱,好在他有个储蓄盒,里面经常有零钱,但三块五的粉干我们也吃不起一人一碗,所以往往半夜起来去炒一碗粉干,两个人吃,他年龄比我大一岁,算哥,总是让我多吃一点。

其实,在金华,更为“著名”的美食应该就是“骨头煲”,就是那个大砂锅,猪筒骨再加上嫩笋干、千张,越煮味越浓。而在我们金华,吃煲一般都是晚上9点以后,先是二三个人坐下来,然后再分别打电话呼朋唤友,往往不一会就聚成了一大桌甚至是两桌拼成一长桌。好在大家都习惯了临时召集,所以这种方式大家也不会见怪。

我说过,大陆我除了新疆没去过,去了所有的省市,当然也尝遍了各地的美食。记忆深刻的是重庆的火锅,必须去那种火锅一条街的地方,还没进火锅店,眼泪鼻涕就不停地流了,即使吃那种有清汤红汤的鸳鸯锅,也会让我用掉一大包的纸巾,因为红汤那边的汤汁“跳”过来了。

所以我不喜欢火锅,因为我不怕辣,但我怕麻,那个花椒我受不了。

我以肉食为主,基本上属于无肉不欢型,而尤以猪肉、鸡肉为喜,没有这个才吃其他的肉。所以大家应该就知道,我喜欢吉林的的烤肉,东北的猪肉炖粉条,新疆的大盘鸡,河南的肉夹馍,广东番禺的全鸡宴,重庆南山的泉水鸡,保定的驴肉火烧……而象宁夏的水煮羊肉、江苏南京的小龙虾、泰州的全羊宴之类的,我并不喜欢。

其实,我吃过的好吃东西还很多,我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而已。更何况,半夜发美食,总是不太好,会钩起很多的馋虫和吃货,估计很多人会骂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