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就是在一起吃好多好多顿饭

BM鲜花速递2018-12-05 13:12:02

文丨陈大力


很久以前采访过一位成功人士——算是吧,自己带团队做的app刚拿完A轮融资,我见他第一眼,就见他眼里流光溢彩,成功喜悦。

 

后来话题聊开了,我随口问了句,你觉得理想中最幸福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他的答案让我很意外。

 

我本以为是与北京2.5环内敞亮的三室一厅、大落地窗的loft办公楼、周末逛街随手买卡地亚一类金光闪闪的高阶人生相关的,但他稍作酝酿松懈的情绪,唇齿间滑出来一句:


 

“最幸福的生活,是我加班到十点,回家有个人,熬了我最爱的番茄肉丸汤在锅里。然后两个人坐小桌前你一勺我一勺地吃,吃到浑身热腾腾。”

 

我很诧异,我问为什么是这个充满了烟火气的答案。


他说,在这一次app成功之前,他刚毕业那关口还创过一次业,也是做社交app,失败了。

 

在彻底失败之前,他有过一段力挽狂澜的时间。每天几乎要在小公司待到晚上十一点,经常凌晨才回出租屋。

 

他满身疲惫卸下公文包,摸摸空荡荡的肚子,掏出从路边的7-11买的速热三明治。

 

塞进微波炉,自己站厨房里揉揉发酸的肩,一分钟后从滴滴作响的微波炉中端出三明治,就着半瓶在路上被晃出气泡的矿泉水,咕噜咕噜下肚。

 

他说,那个瞬间太孤独了。后来自己试过买花生米,买小罐啤酒,开电视放球赛,欲言又止,发现身边无人后,还是意兴阑珊。


 

孤独这个词儿,也没多阳春白雪。人人自危的时代里,孤独,其实和味觉紧密相关。

 

一个人吃火锅,邻桌都在交谈人生琐事,而你一肚子的乱麻,只能伴着震颤的舌尖,“呼”地一阵窜入脊背。

 

一个人尝甜品,碰到相见恨晚的拿破仑蛋糕,没人在你旁边问一句“好不好吃”,你也只好自觉发一条空荡荡的朋友圈。

 

一个人买烧烤,吃到满嘴流油心情大好,也突然发现,并没有谁,在你饱肚吃得满桌狼藉后,关爱又责备地递过纸巾“擦擦嘴啦,笨蛋”。

 


人生在世,别说心了,连胃,都需要伴侣。

 

朋友前阵子刚分手,昨天找我聊天,说特别特别想念跟前男友一起吃的小龙虾。

 

亮红光泽,入口糯软,短暂的腥咸过后是带甜意的辣,舌尖好似幻化为万花筒。掐头去尾,像掐断生活里的无聊琐碎,再送进嘴,全是不打折扣的焖香。

 

没一会儿两人就吃得大汗淋漓,都穿着人字拖,咧嘴笑对方丑相,然后招呼老板又上啤酒。

 


朋友说,啤酒下肚,龙虾在手,少年的衬衫在风中鼓起一块。那个瞬间的她是完整的,是百分百地在活着。

 

加菲猫说,爱情不可靠,唯猪肉卷永恒。又有爱又有猪肉卷,大抵便是凡人的一生里少有的璀璨时刻,是最难割舍的小境界,最难忘怀的大满足

 

谈恋爱这件事,说到底,还不是一起吃饭。

 


第一,两个人要吃到一起去。

 

我跟先生刚在一起时,十足像饿死鬼投胎,每天下课都要拉他去小吃街。他闷声不吭陪我吃了好几个月的烤鱼。很久以后才说,他其实特别不喜欢鱼的味道。

 

我说你怎么不早讲,他说你不是蛮爱吃鱼嘛,怕你扫兴,就陪你吃啦。

 

口味不一致太常见。难得的是,遇见那个愿意陪你清汤寡水,也愿意陪你浓油赤酱的人。他委屈自己的胃,只为了看你抛下了烦恼,只在这一刻大快朵颐。

 


第二,吃饭见人品。

 

说起来很荒谬,但我曾经喜欢上一个男生,还真的就是因为一顿饭。

 

那天我们俩去吃烤肉,他烤海鲜时,一个劲儿地把它们往自己那边拢。我问他在干嘛,他说,早就听说我不爱吃海鲜,怕烤海鲜的油溅到我这边,让我不舒服。

 

从小到大没有几次“心突然就柔软下来”的瞬间,那次算一个。

 


吃饭真的见人品。

 

有的人只顾自己口腹之欢,连菜单都懒得往别人那里递一递,上菜时总是只按自己的风格来。

 

有的人吃相尴尬,不是满堂吧唧嘴,就是随手荤段子,让你在他身边直坐得汗颜。

 

有的人吃饭空讲排场,喜欢营造热闹表象,假惺惺称兄道弟,其实只是找个托辞供自己大醉酩酊。

 


进食百相。而人生之幸事,是找到一个人,陪你尝遍所有可以入胃的好东西。

 

陪你吃香喝辣,也陪你感冒忌口,陪你大鱼大肉,也陪你小菜清粥。

 

他去外面喝完酒,你在家里为他备一份米汤;你躺床上懒一天,他下楼给你买时新的蔬菜,围围裙拌沙拉。


 

总问我爱是什么,好像爱很高深莫测。可剥开那些不明就里的情绪,爱不就是,我真的很饿的时候,希望你来楼下接我。

 

你微笑着嗔骂我是馋鬼,然后温柔说——外面的一排宵夜,正好开张。


陈大力,无敌大长腿,钻石少女心,ONE人气作者,简书签约作者。微博@陈大力大力陈,微信公众号@chendali1995。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