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猪肉佬”投资互联网家装,要革自己的命?!

王小琉2018-08-11 14:35:21

近日由互联网家装公司“喵咚家”举办的以“家速见”为主题的产品活动上,有2位投资人引起关注,其中一位是来自广州的“百亿猪肉佬”陈生,另一位是来自北京的前联想副总裁刘军。据了解,陈生和刘军相识多年,他们曾是清华大学EMBA的同学,但相互合作还是第一次。这家名为“喵咚家”的互联网家装公司由刘军领头,陈生跟投,目前估值已达2亿。


在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中,有“北大猪肉佬”美誉的陈生于去年年底受邀回到母校北大做了一场以“养猪卖肉比互联网靠谱”的演讲引起了社会的轩然大波,他以自己创办的两家独角兽企业——壹号土猪和天地壹号为案列,从产品故事,品牌发展、商业模式、结合互联网企业在中国上市企业排名等多维度来解读大学生创业更应该立足传统行业,精耕细作,告诫年轻人不要头脑发热,一想到创业就片面的理解为“互联网创业”。


前副总裁刘军早已是互联网企业的大咖,对于坚持“养猪卖肉比互联网靠谱”的陈生来说,为何首度与刘军合作,跟投互联网家装行业,是多年的同学情谊,还是另有他想?来看下记者的相关采访:


记者:去年年底您回到母校北大时曾说“传统行业比互联网靠谱”,为什么这么说?


陈生:这几年其实互联网的大浪是一种怪现象,人人都在寻找创业的“风口”、个个在寻求融资、热议估值。创业没错,但是大家可能误会了,国家鼓励万众创新,大众创业,这个创业并不仅仅只是指互联网创业。然而我们的主流媒体都在关注马云、雷军、张近东这些超级大“网红”,导致大家一提到创业就想到互联网。


但实际上,在过去十几年的中国上市公司中,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大概只有30家,而非互联网企业有1178家。


互联网领域是一将成名万骨枯,大家都只看到了出名的那1个,剩下9999具白骨就无人问津了。反过来养猪行业,几十个人可以出一个养猪人,最多也就是几十个失败者。从创业成功这个概率的角度讲,我认为“养猪卖肉比互联网更靠谱”。


记者:您打造的两只独角兽现在做到了什么样的规模?


陈生:在醋饮料行业,我的天地壹号已经发展到了19个年头,是全国最大的醋饮料品牌,2015年8月挂牌新三板,在新三板排行榜总是排名前几,估值超过100个亿。


壹号土猪我们今年大概能够出栏接近40万头,第二名大概只有几万头,大部分就是几千头,如果纯粹是从规模上讲,我们在全国有1000家壹号土猪和200家壹号土鸡连锁店,是中国最大的高端猪肉的一个领导者,一个绝对的品牌公司。


记者:您曾说过,投资可以,但是如果要让我在互联网领域创业,我宁愿去买六合彩。现在还是这样吗?为什么您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就开始频频“触网”?


陈生:我说养猪卖肉比互联网靠谱并非排斥互联网,而是觉得现在创业的风向走偏了。


许多行业都已经被互联网颠覆,虽然目前生鲜行业仍有很多互联网难以解决的问题,但我预料五年之后,中国的商超或者是中国的传统的农贸、商超,这种业态会发生雪崩式的改变。随之猪肉、青菜等生鲜领域被互联网颠覆的可能性很大,作为传统行业的企业不应该排斥互联网。


在天地壹号有一条标语叫“警钟长鸣”它自企业诞生之日起一直悬挂到今天。与其让80后、90后革我们的命,不如自己革自己的命。“触网”或许会是一个新的平台,一个新的通道,一个新的高速公路,如果能够成功,甚至革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命,还有同行的命。


记者:“喵咚家”是您最近高调入股的一家互联网家装公司,为什么会从养猪卖肉到投资互联网家装行业?


陈生:养猪卖肉和互联网并不矛盾,我觉得传统企业应该拥抱互联网。“喵咚家”4月才开始筹建,现在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估值2个亿,我不反对任何对我有利的商业模式和变化,鸡蛋可以不用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是,我可以多放几个篮子试水。


关于投资喵咚家,除了看好它的模式,投资其实也是投人。刘军是我EMBA的同学,也是前联想的副总裁,更是一位互联网的大咖,他在与联合创始团队沟通两个小时内即确定了投资意愿,后对于联合创始团队提出的投资合作协议文本只字未改。


“喵咚家”的创始团队中既有从事传统家装行业十多年,熟悉家装市场各项规则及行业弊病的行业老兵,有互联网家装行业的高管,历经互联网家装平台从无到有到风起云涌的过程,还有来自世界500强华为的IT高手,已经在打造绝对足以震撼整个互联网家装行业的信息化系统。


记者:除了入股互联网公司,您还跟天猫有合作,是怎么样的?


陈生:事实上,靠补贴和烧钱的生鲜电商1.0时代已经过去,在网络平台,以品质和品牌取胜的生鲜电商2.0时代才是发展趋势,我们迎合这种趋势,壹号土猪官方旗舰店已经着手登陆天猫生鲜,借助阿里巴巴旗下菜鸟网络,利用其完善的冷链物流配送网络,将产品送达消费者手中。


记者:您现在还投了哪些互联网公司?


陈生:除了“喵咚家”,还投了不少类似O2O的企业,其中有一个是考拉先生,做社区互联网的,物业管理软件,上面有社交、买卖交易类。


记者:对于传统行业“触网”,您对未来的期待是什么?


陈生:我选择天猫平台,是看好品牌商在未来的生鲜电商行业占主导地位。我说过,没有品牌的互联网生鲜企业都是耍流氓,我们有品牌基础,懂得消费者,未来的生鲜电商行业,肯定以我们为主,是我们的世界。


另一方面,我之所以看好喵咚家,是因为它也是F2C模式,前端全部通过厂家直采F2C模式,主材来源全部去中间化。我自己也在建一个电商平台,那么这个时候,考拉或者是喵咚家都能够为我提供渠道,通过互联网平台的导流,就能起到协同作用。


我最终的目的是要搭建起一个F2C平台,从农场直接到消费者。届时比如我们在广州猪和鸡都加起来,接近300个点,意味着两三百米左右就有一个点,如果我们各个地方都有一个冰箱,那么很可能在半个小时就能够送到。这个时候如果一旦有网络把它给连起来,那么相对于商超,我的优势就凸显。


王小琉 (已入驻媒体平台:百度百家、雷锋网、钛媒体、创业邦、界面新闻、今日头条、搜狐科技、投资界、一点资讯、网易、艾瑞网、砍柴网等)。